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2023届高考语文复习:文言文专题训练《史记孟尝君列传》(含答案)

优秀作文admin47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22日发(作者:关于母爱)

文言文专题训练-----《史记·孟尝君列传》

一、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下面小题。

孟尝君,名文,姓田氏。齐王惑於秦、楚之毁,以为孟尝君名高其主而擅齐国之权,遂废孟尝君。冯驩曰:“借臣车一乘,可以入秦者,必令君重於国而奉邑益广,可乎?”孟尝君乃约车币而遣之。冯驩乃西说秦王曰:“天下之游士冯轼结靷西入秦者,无不欲强秦而弱齐;冯轼结靷东入齐者,无不欲强齐而弱秦。此雄雌之国也,势不两立为雄,雄者得天下矣。”秦王跽而问之曰:“何以使秦无为雌而可?”冯驩曰:“使齐重於天下者,孟尝君也。今齐王以毁废之,其心怨,必背齐;背齐入秦,则齐国之情,人事之诚,尽委之秦,齐地可得也,岂直为雄也!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秦王大悦,乃遣车十乘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冯驩辞以先行,至齐,说齐王曰:“今臣窃闻秦遣使车十乘载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孟尝君不西则已,西入相秦则天下归之,秦为雄而齐为雌,雌则临淄、即墨危矣。王何不先秦使之未到,复孟尝君,而益与之邑以谢之?孟尝君必喜而受之。折秦之谋,而绝其霸强之略。”齐王曰:“善。”乃使人至境候秦使。秦使车适入齐境,使还驰告之,王召孟尝君而复其相位,而与其故邑之地,又益以千户。秦之使者闻孟尝君复相齐,还车而去矣。

孟尝君太息叹曰:“文常好客,遇客无所敢失,食客三千有馀人。客见文一日废,皆背文而去。如复见文者,必唾其面而大辱之。”冯驩结辔下拜曰:“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

之固然也。君独不见夫趣市者乎?明旦,侧肩争门而入;日暮之后,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非好朝而恶暮,所期物忘其中。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愿君遇客如故。”孟尝君再拜曰:“敬从命矣。闻先生之言,敢不奉教焉。”

(节选自《史记·孟尝君列传》,有删改)

1.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

B.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

C.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

D.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不可/失时也/如有齐觉悟/复用孟尝君/则雌雄之所在未可知也。

2.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

A.乘:古代称四为“乘”,通常一辆车由四匹马拉动,文中“乘”指马车。

B.轼:车前驾牲畜的两根直木。

C.相:是封建官僚机构中的最高官职,是秉承君主旨意综理全国政务的人。有时称相国,也可称宰相,简称“相”。

D.辔:驾驭牲口的嚼子和缰绳。引申作动词“牵”。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与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冯驩对自己的计谋有自信。他对孟尝君许下承诺,说自己如果去

到秦国可以让孟尝君在君王眼里比国家还重要。

B.冯驩善于把握人心。他引起秦王招揽孟尝君的兴趣,游说齐王,使齐王急于争取回孟尝君。

C.冯驩善于游说。他把齐、秦两国比作雌雄,意在说明两国眼下势均力敌,劝秦王把握住人才以免沦为失败方。

D.冯驩对孟尝君的劝慰形象生动。冯驩用比喻论证的方式把人际交往中人走茶凉的道理比作集市买卖货物的道理。

4.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则齐国之情,人事之诚,尽委之秦,齐地可得也。

(2)今君失位,宾客皆去,不足以怨士而徒绝宾客之路。

二、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小题。

初,冯谖闻孟尝君好客,蹑谖而见之。孟尝君置传舍十日,问传舍长曰:“客何所为 ”答曰: “冯先生甚贫,犹有一剑耳。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孟尝君迁之幸舍,食有鱼矣。 五日,又问传舍长。答曰:“客复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孟尝君迁之代舍,出入乘舆 车矣。五日,孟尝君复问传舍长。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居期年,冯谖无所言。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孟尝君忧之,乃进冯谖而请之曰:“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 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冯谖曰:“诺。”辞行,至薛,具牛酒,召取孟尝君钱者皆会,

皆持取钱之券书合之,能与息者,与为期;贫不能与息者,取其券而烧之。曰:“孟尝君所以贷钱者,为民之无者以为本业也。所以求息者,为无以奉客也。今富给者以要期,贫穷者燔券书以捐之。诸君强饮 食。有君如此,岂可负哉 ”坐者皆起,再拜。孟尝君闻冯谖烧券书,怒而使使召谖。至,孟尝君曰:“文食客三千人,故贷钱于薛,请先生收责之。闻先生得钱,即以多具牛酒而烧券书,何 ”冯谖曰:“然。不多具牛酒即不能毕会,无以知其有余不足。有余者,为要期。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即以逃亡自捐之。若急,终无以偿。焚无用虚债之券,令薛民亲君而彰君之善声也,君有何疑焉 ”孟尝君乃拊手而谢之。

(节选自《史记 孟尝君列传第十五》)

5.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

B.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

C.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

D.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邑入不足以奉客/使人出钱于薛/岁余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

6.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

A.传舍,一般指古代所设供行人休息住宿的处所,文中指战国时安

置食客的房舍。

B.舆,本义为车厢,后泛指车子。在春秋战国时代,出入乘车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C.券书,即契约文书。为了防止伪造,古代的契约大多一剖为二,当事双方各持一半。

D.再拜,古代礼仪,再次下拜,表示恭敬之意。也在书信中用为对尊长或朋友的敬语。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冯谖积极主动,改变命运。他听说孟尝君礼贤下士,就主动投奔;因得不到理想的待遇,就积极争取。

B.冯谖知恩图报,不避使命。在得到孟尝君的礼遇之后,他对孟尝君交给自己的收债重任爽快地接受了。

C.冯谖爱护百姓,深谋远虑。他到达薛邑之后,设宴招待借钱的百姓并了解民情,烧毁了无法偿付的百姓的契据。

D.孟尝君宽宏大度,见善则迁。他面对冯谖的不断索取,都积极满足;对冯谖焚毁契据的行为,也给予肯定。

8.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孟尝君所以贷钱者,为民之无者以为本业也。

(2)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即以逃亡自捐之。

9.如果说冯谖初为门客时频频为自己争待遇、争地位是自信的表现,那么他拥有这种自信的主、客观原因分别是什么

三、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下面小题。

初,冯谖闻孟尝君好客,蹑蹻①而见之。孟尝君曰;“先生远辱②,何以教文也?”冯谖曰:“闻君好士,以贫身归于君。”置传舍十日,孟尝君问传舍长曰:“客何所为?”答曰:“甚贫,犹有一剑耳,又蒯缑③。弹其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迁之幸舍,食有鱼矣。五日,又问传舍长。曰:“客复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舆’。”迁之代舍,出入乘舆车矣。五日,复问传舍长。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居期年,谖无所言。孟尝君时相齐,封万户于薛。其食客三千人。岁馀不入,贷钱者多不能与其息,客奉将不给。忧之,问左右:“何人可使收债于薛者?”传舍长曰:“代舍客冯公形容状貌甚辩,长者,宜可令收债。”乃进谖而请之曰:“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曰;“诺。”辞行,至薛,召取孟尝君钱者皆会,得息钱十万。乃多酿酒,买肥牛,召诸取钱者,能与息者皆来,不能与息者亦来,皆持取钱之券书合之。酒酣,乃持券如前,合之,能与息者,与为期;贫不能与息者,取其券而烧之。曰:“孟尝君所以贷钱者,为民之无者以为本业也;所以求息者,为无以奉客也。有君如此,岂可负哉!”坐者皆起,再拜。孟尝君怒而使使召谖。谖至,孟尝君曰:“文奉邑少,而民尚多不以时与其息,客食恐不足,故请先生收责之。闻得钱,即以多具牛酒而烧券书,何?”曰:“然。不多具牛酒即不能毕会,无以知其有余不足。有余者,为要期。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即以逃亡自捐之。若急,终无以偿,上则为君好利不爱士民,下则有离上抵负之名,非所

以厉士民、彰君声也。焚无用虚债之券,捐不可得之虚计,令薛民亲君而彰君之善声也,君有何疑焉!”孟尝君乃拊手而谢之。

(节选自《史记·孟尝君列传》)

[注释]①蹑(nié)蹻(jué):穿着草鞋。这里指远行。②远辱:远道辱临;意同“惠临”。是谦敬之词。③蒯(kuǎi)緱(gōu):用草绳缠着剑柄。蒯,草名;緱,缠在剑柄上的绳索。

10.下列对文中划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

A.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

B.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

C.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

D.宾客不知文/不肖幸临文者三千余人/邑入不足以奉宾/客故出息钱于薛/薛岁不入/民颇不与其息/今客食恐不给/愿先生责之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 )

A.传舍,又称舍、幸舍、代舍,泛指古时供行人或门客休息住宿的处所。

B.万户,此指孟尝君被封为万户侯,“万户侯”指古代食邑万户的侯爵。

C.券书,文中指借据,古代的券常分左右两联,双方各执一联作为凭证。

D.奉邑,指古代帝王、诸侯赏赐卿、大夫作为俸禄而可以世代继承的田邑。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冯谖不卑不亢、拥有“奇士”风采。冯谖穷困潦倒却并不因此看轻自己,三次以弹铗作歌的方式向孟尝君提出生活待遇上的要求。

B.冯谖知恩图报,愿为主人分忧。当传舍长推荐他前去薛地代孟尝君收债时,在别人都不愿意承担的时候,他毫不推辞地答应前往。

C.冯谖深谋远虑,眼光长远。他替孟尝君收债于薛,却矫命烧券,看似失去了眼前的金钱利益,实则为孟尝君积攒了民心。

D.冯谖从容冷静,以理服人。孟尝君得知冯谖烧毁券书后很生气,面对盘问,冯谖冷静地为其分析利弊,最终说服了孟尝君。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孟尝君放债的原因,在于帮助没有基金的人去进行农业生产,他索取利息的缘故,是没有钱财去供养宾客。

(2)不足者,虽守而责之十年,息愈多,急,即以逃亡自捐之。

答案

1、B 画波浪线句子翻译为:“您赶快派使者载着礼物暗地里去迎接孟尝君,不能失掉良机啊。如果齐王明白过来,再度起用孟尝君,则谁是雌谁是雄还是个未知数。”

“君急使使载币阴迎孟尝君”中主语是“君”,第一个“使”是谓语,意思为“派遣”,后一个“使”的意思是“使者”,作前面的“使”的宾语,“急”是副词,修饰前一个“使”,中间不能断开,排除AD;“迎孟尝君”构成动

宾关系,中间不可断开,排除C。

2.B “轼:车前驾牲畜的两根直木”错,应为“辕:车前驾牲畜的两根直木。轼:古代车厢前面用做扶手的横木。”

3.A “他对孟尝君许下承诺,说自己如果去到秦国可以让孟尝君在君王眼里比国家还重要”表述错误,原文是“必令君重於国而奉邑益广”,意思是:我一定让您在齐国更加显贵,食邑更加宽广。而非“让孟尝君在君王眼里比国家还重要”。

4.(1)那么齐国的国情,朝廷中上至君王下至官吏的状况,都将全部给秦国,您将得到整个齐国的土地。

(2)如今您失去了官位,宾客都离去,不值得因此怨恨宾客而白白地截断他们奔向您的通路。

参考译文:

孟尝君姓田名文。齐王受到秦国和楚国毁谤言论的蛊惑,认为孟尝君的名声压倒了自己,独揽齐国大权,终于罢了孟尝君的官。冯驩说:“借给我一辆可以跑到秦国的车子,我一定让您在齐国更加显贵,食邑更加宽广。您看可以吗?”于是孟尝君便准备了马车和礼物送冯驩上了路。冯驩就乘车向西到了秦国游说秦王说:“天下的游说之士驾车向西来到秦的,无一不是想要使秦国强大而使齐国削弱的;乘车向东进入齐国的,无一不是要使齐国强大而使秦国削弱的。这是两个决一雌雄的国家,与对方决不并存的就是强大有力的雄国,是雄国的得天下。“秦王听得入了神,挺直身子跪着问冯驩说:“您看要使秦国避免成为软弱无力的国家该怎么办才好呢?”冯驩说:“使齐国受到天下

敬重的,就是孟尝君。如今齐国国君听信了毁谤之言而把孟尝君罢免,孟尝君心中无比怨愤,必定背离齐国;他背离齐国进入秦国,那么齐国的国情,朝廷中上至君王下至官吏的状况都将为秦国所掌握。您将得到整个齐国的土地,岂只是称雄呢!您赶快派使者载着礼物暗地里去迎接孟尝君,不能失掉良机啊。如果齐王明白过来,再度起用孟尝君,则谁是雌谁是雄还是个未知数。”秦王听了非常高兴,就派遣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去迎接孟尝君。冯驩告别了秦王而抢在使者前面赶往齐国,到了齐国,劝说齐王道:“现在我私下得知秦国已经派遣使者带着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来迎接孟尝君了。孟尝君不西去就罢了,如果西去担任秦国宰相,那么天下将归秦国所有,秦国是强大的雄国,齐国就是软弱无力的雌国,软弱无力,那么临淄、即墨就危在旦夕了。大王为什么不在秦国使者没到达之前,赶快恢复孟尝君的官位并给他增加封邑来向他表示道歉呢?如果这么做了,孟尝君必定高兴而情愿接受。秦国虽是强国,岂能够任意到别的国家迎接人家的宰相呢!要挫败秦国的阴谋,断绝它称强称霸的计划。”齐王听后,顿时明白过来说:“好。”齐王召回孟尝君并且恢复了他的宰相官位,同时还给了他原来封邑的土地,又给他增加了千户。秦国的使者听说孟尝君又去辅助齐国,都驾车离开了。

孟尝君深深感叹说:“我素常喜好宾客,乐于养士,接待宾客从不敢有任何失礼之处,有食客三千多人,这是先生您所了解的。宾客们看到我一旦被罢官,都背离我而离去,没有一个顾念我的。如今靠着先生得以恢复我的宰相官位,那些离去的宾客还有什么脸面再见我呢?

如果有再见我的,我一定唾他的脸,狠狠地羞辱他。” 冯驩收住缰绳,下车而行拜礼。孟尝君也立即下车还礼,说:“活物一定有死亡的时候,这是活物的必然归结;富贵的人多宾客,贫贱的人少朋友,事情本来就是如此。您难道没看到人们奔向市集吗?天刚亮,人们向市集里拥挤,侧着肩膀争夺入口;日落之后,经过市集的人甩着手臂连头也不回。不是人们喜欢早晨而厌恶傍晚,而是由于所期望得到的东西市中已经没有了。如今您失去了官位,宾客都离去,不能因此怨恨宾客而平白截断他们奔向您的通路。希望您对待宾客像过去一样。”孟尝君连续两次下拜说:“我恭敬地听从您的指教了。听先生的话,敢不恭敬地接受教导吗。”

5、C “相齐”指在齐国为相,中间不能断开,故排除A、B两项;

“贷钱者”为“多不能与其息”的主语,应与后文相连,故排除D项。

句意:孟尝君当时(正)任齐国宰相,在薛邑有一万户封邑。他的门客有三千人之多,封地的赋税收入养活不了这么多门客,(他)就派人到薛邑放债。(可是)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得到,借债的人多数不能付给利息,门客的需用将无法供给。

6.D “再次下拜”错,“再拜”的意思是连拜两次。

7.D “都积极满足”以偏概全,根据原文可知,孟尝君没有满足冯谖“无以为家”的要求。原文表述是:舍长答曰:“先生又尝弹剑而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不悦。居期年,冯谖无所言。

8.(1)孟尝君向大家发放贷款的原因,是给(那些)无法生活的人提供一点谋生的本钱。

(2)贫穷的,即使拿着契据催促他十年(也无法偿还本息),(时间拖得越长)利息就越多,逼急了,(他们)就会用逃亡的办法赖掉债务。

9.①从主观上来讲,是源于他卓越不凡的见识与才智,也源自他对孟尝君“好客”以巩固地位的心理的准确把握;②从客观上来讲,离不开孟尝君的礼贤下士、宽容大度。

参考译文:

当初,冯谖听说孟尝君乐于招揽宾客,便穿着草鞋去见他。孟尝君把(他)安置在下等食客的住所里,十天后,(孟尝君)询问住所的负责人说:“冯谖做什么了 ”(负责人)回答说:“冯先生太穷了,只有一把剑。(他时而)弹着那把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这里)吃饭没有鱼’。”孟尝君(听后)让冯谖搬到中等食客的住所里,吃饭有鱼了。(过了)五天,(孟尝君)又向那位负责人询问(冯谖的情况)。(负责人)回答说:“他又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去吧,(这里)出门没有车’。”(于是)孟尝君又让冯谖搬到上等食客的住所里,进出都有车子坐。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再次询问负责人(冯谖的情况)。负责人回答说:“(这位)先生又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住在这里)没有办法养家糊口’。”孟尝君(听后)不太高兴。过了整一年,冯谖没有任何建言。孟尝君当时(正)任齐国宰相,在薛邑有一万户封邑。他的门客有三千人之多,封地的赋税收入养活不了这么多门客,(他)就派人到薛邑放债。(可是)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得到,借债的人多数不能付给利息,门客的需用眼看将无法供给。孟尝君很着急,便召冯谖前来向他请求说:“宾客们不知道我无能,光临我门下的有三千多人,(如今)封地的

收入不能够供养宾客,所以(我)在薛邑放了些债。(可是)薛邑年景不好,没有收成,百姓多数不能付给利息。现在宾客的吃用恐怕要接不上了,希望先生替我去索要欠债。”冯谖说:“好。”便告别了(孟尝君),到了薛邑,置办了美酒、肥牛,把凡是借了孟尝君钱的人都集合起来,拿着契据(走到席前)一一核对,能够付给利息的,给(他)定下期限;穷得不能付利息的,取回他们的契据(当众)把它烧毁。(接着对大家)说:“孟尝君向大家发放贷款的原因,是那些给无法生活的人提供一点谋生的本钱。(他)之所以(向大家)收取利息,是因为没有钱财供养宾客。如今有钱还债的都约定了还债的日期,贫穷无力还债的,(我已经)烧了(你们的)借据,免了(你们的)债务。请各位开怀畅饮吧。有这样的主人,(日后)怎么能背弃(他)呢 ”在座的人都站了起来,连续两次行跪拜大礼。孟尝君听说冯谖烧毁契据的消息,十分恼怒地派人召回冯谖。冯谖一到,孟尝君(就责问)道:“我有三千门客,所以把钱贷给薛邑百姓,请先生去讨要欠款。听说先生收来钱就大办酒肉宴席,而且把契据烧掉了,这是为什么呢 ”冯谖(回答)说:“是这样的。(如果)不大办酒肉宴席就不能(把欠债的百姓)全都集合起来,(也就)没办法了解他们谁富裕谁贫穷。富裕的,给他限定日期还债。贫穷的,即使拿着契据催促他十年(也无法偿还本息),(时间拖得越长)利息就越多,逼急了,(他们)就会用逃亡的办法赖掉债务。如果催促紧迫,终究没什么可以拿来偿还(债务)的。(我)烧掉毫无用处、徒有其名的契据,是让薛邑的百姓信任您而宣扬您善良的好名声啊。您有什么可疑惑的呢?”孟尝君(听后)拍手称绝,连声道谢。

10、C 句子的翻译是:宾客们不知道我无能,光临我的门下有三千多人,如今食邑的收入不能够供养宾客,所以在薛邑放了些债。可是薛邑年景不好,没有收成,百姓多数不能付给利息。宾客吃饭恐怕都成问题了,希望先生替我去索取欠债。

“文不肖”是主谓短语作“知”的宾语,中间不能断开,排除BD;“愿”是能愿动词,作下一句的谓语,“愿”前断开,排除A。

11.A “泛指古时供行人或门客休息住宿的处所”错,传舍,原为战国时贵族供门下食客食宿的地方。客有上、中、下之分,舍也分传舍、幸舍、代舍。泛指古时供行人休息住宿的处所。“舍”也分上中下等。根据文本冯谖提出要求,他的住宿条件不断得到改善可知。

12.B “在别人都不愿意承担的时候”于文无据。原文是传舍长直接推荐的冯谖,没有写别人不愿意承担之事。

13.(1)一年到头没有收成,借债的人多数不能付给利息,食客的需用将无法供给。

(2)不足的人,即使坐守、催讨他们十年,利息越来越多,他们情急了,就会用逃亡的办法来摆脱这些债务。

参考译文:

冯谖听说孟尝君乐于招揽宾客,便穿着草鞋远道而来见他。孟尝君说:“承蒙先生远道光临,有什么指教我的?”冯谖回答说:“听说您乐于养士,我只是因为贫穷想归附您谋口饭吃。”孟尝君把他安置在住所里,十天后孟尝君询问住所的负责人说:“客人近来做什么了?”负责人回答说:“冯先生太穷了,只有一把剑,还是草绳缠着剑把。他时而弹

着那把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吃饭没有鱼。’”孟尝君听后让冯谖搬到中等食客的住所里,吃饭有鱼了。过了五天,孟尝君又向那位负责人询问冯谖的情况,负责人回答说:“客人又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去吧!出门没有车。’”于是孟尝君又把冯谖迁到上等食客的住所里,进出都有车子坐。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再次询问那位负责人。负责人回答说:“这位先生又曾弹着剑唱道‘长剑啊,咱们回家吧!没有办法养活家。’”孟尝君听了很不高兴。过了整一年,冯谖没再说什么。孟尝君当时正任齐国宰相,受封万户于薛邑。他的食客有三千人之多,由于一年到头没有收成,借债的人多数不能付给利息,食客的需用将无法供给。对于这种情况,孟尝君焦虑不安,就问左右侍从:“谁可以派往薛邑去收债?”那个住所负责人说:“上等食客住所里的冯老先生从状貌长相看,很是精明,又是个长者,一定稳重,派他去收债该是合适的。”孟尝君便迎进冯谖向他请求说:“宾客们不知道我无能,光临我的门下有三千多人,如今食邑的收入不能够供养宾客,所以在薛邑放了些债。可是薛邑年景不好,没有收成,百姓多数不能付给利息。宾客吃饭恐怕都成问题了,希望先生替我去索取欠债。”冯谖说:“好吧。”便告别了孟尝君,到了薛邑,他把凡是借了孟尝君钱的人都集合起来,索要欠债得到利息十万钱。这笔款项他没送回去,却酿了许多酒,买了肥壮的牛,然后召集借钱的人,能付给利息的都来,不能付给利息的也来,要求一律带着借钱的契据以便核对。宴会上正当大家饮酒尽兴时,冯谖就拿着契据走到席前一一核对,能够付给利息的,给他定下期限;穷得不能付息的,取回他们的契据当众把

它烧毁。接着对大家说:“孟尝君放债的原因,在于帮助没有基金的人去进行农业生产,他索取利息的缘故,是没有钱财去供养宾客。有这样的封邑主人,日后怎么能背弃他呢!”在坐的人都站了起来,连续两次行跪拜大礼。孟尝君听到冯谖烧毁契据的消息,十分恼怒立即派人召回冯谖。冯谖刚一到,孟尝君就责问道:“我的封地本来就少,而百姓还多不按时还给利息,宾客们连吃饭都怕不够用,所以请先生去收缴欠债。听说先生收来钱就大办酒肉宴席,而且把契据烧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冯谖回答说:“是这样的。如果不大办酒肉宴席就不能把债民全都集合起来,也就没办法了解谁富裕谁贫穷。富裕的,给他限定日期还债。不足的人,即使坐守、催讨他们十年,利息越来越多,他们情急了,就会用逃亡的办法来摆脱这些债务。如果催促紧迫,不仅终究没办法偿还,而且上面会认为您贪财好利不爱惜平民百姓,在下面您则会有背离冒犯国君的恶名,这可不是用来鼓励平民百姓、彰扬您名声的做法。我烧掉毫无用处徒有其名的借据,废弃有名无实的帐簿,是让薛邑平民百姓信任您而彰扬您善良的好名声啊。您有什么可疑惑的呢?”孟尝君听后,拍着手连声道谢。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