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

优秀作文admin57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11日发(作者:精彩作文)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

本文是关于民间传说故事大全,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感谢阅读。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篇一

沐阳城有一段残破的古城墙,大宋年间,那儿原是古战场的一角,现经岁月剥蚀已残败,成为游民、懒汉、乞丐的走穴。每次从古城墙下走过,苏景阳的衣襟或腰间的药箱,总被些脏手扯住,苏景阳只好散点碎银给他们,久而久之,似成了习惯。只是一次,有个叫胡三的,迟迟不放手,他把苏景阳拉到一边,跪地不起。

“胡三,你起来吧,跪着也不是办法?你有事就说。”

“苏大夫,你大仁大义,到米铺,米湖升家救救他家那三岁小儿呀!”

“人家米铺的儿子关你胡三什么事?”苏景阳故意问。

“这?”胡三吞吞吐吐,摸了摸后脑勺说,“总之你大仁大义,救救他吧。”

苏景阳没有回百家药堂,而是往米铺商人米湖升家而去。他一路上想解开胡三与米掌柜的关系,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路赶,直追上月挂树梢,万家灯火,到米府百米外,就听那松风林动,夹送着夜郎的啼哭。

米府上下,正为那夜啼小儿忙得不可开交。米夫人拿一只拨浪鼓,直把鼓上的珠子甩掉了,小儿也没看上一眼,仍旧啼哭不止。

米湖升见苏景阳不请自来,心里“咯噔”了一下,道:“苏大夫,你看这如何是好,一到晚间,月亮出山,小儿就落下啼哭病症,可天一亮,他就哭倦了,整个白天就吃饱了睡,睡足了精神好在晚间哭。”

苏景阳看着米夫人怀里乱撞的小儿,此小儿天庭饱满,嘴阔耳大,面相俱佳。再看小儿的十指,有个指甲盖发绿,他把这根手指捏住细看,便摇了摇头,从药箱里,取出一根毛刺来,米湖升担忧道:“大夫,这是?”苏景阳一脸凝重:“这根是‘虎须’,不是针,你家小儿指盖里寄生了吮指虫,昼伏夜出,需把它刺出来。”

苏景阳捏住小儿的手指,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指缝间一刺,那发绿的指甲,内里便殷红如血,啼哭的小儿也止住了哭声。

苏景阳从米家告辞后,月亮升在树梢,昏黄昏黄的。苏景阳扶着墙边走,头竟有些昏沉沉的。

苏景阳病了,他一直回忆在米家的情形,可头脑一片空白。他翻找药箱,翻来翻去,却没找到那根“虎须”。什么时候掉的?他喝了米家的一杯寿眉茶,出米家门的时候,头就开始昏了。

苏景阳没有选择了,只有去一个地方—南山,可他竟半点力气也使不上了。苏景阳背着药篓摸到古城墙边,向胡三招了下手想借助胡三之力,上南山去。

南山开口处是条溪流,过了南溪,则是林深草茂。苏景阳指着前方,对胡三说:“不远处有个叫‘狡兔窑’的地方!我们就到那里。”胡三没去过狡兔窑,但听过那个地方,原先是个官府围猎场,后来弃而不用。有一围的木栅栏,和一栋破败的亭楼。

苏景阳不久前,来过一次狡兔窑,无意中让他发现在当年屠杀梅花鹿的一个血槽边,密密生长着一种叫“鹿苓劫”的药草。这味药草,汁液殷红似血,有股妖娆的腥气,却是解百毒的良方。

“这就是鹿苓劫,胡三,你帮我撷几片草叶过来。”苏景阳靠在一块石头边,指给胡三看,胡三看那鹿苓劫的叶子似锯齿,翠绿中带有条条红丝叶脉,他采了一把。苏景阳从药篓里掏出一瓶酒和一只碗来,倒了半碗的酒后,他让胡三把手中的草叶放在碗中滤了一下,那漂浮在酒上的叶子一碰到酒,一下子就绵软地沉到碗底,像醉酒一样。苏景阳把碗底的叶草捞出,放到嘴里嚼烂,把汁液吞服。不一会儿,苏景阳的面色渐渐红润。

命悬一线,苏景阳从死亡边缘捡回了一条命。

这天,天刚亮,百家药堂的门板被拍得“砰砰”响。苏景阳以为是哪位犯了急症的病人,打开门,却是胡三。他一脸惊恐,欲言又止。苏景阳把他唤进堂内,递了碗热姜水给他,他方才定了神。

胡三说,他不该心里头惦念着鹿苓劫,想趁夜去南山采些鹿苓劫去卖。可在狡兔窑,他听到若远若近的夜郎哭,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在风中翻滚,撕裂人的耳朵神经,可怕极了!胡三只好灰溜溜地逃走了。

“听闻沐阳城接连有穷人家的小孩儿丢失,莫非都被拐到南山去了。”胡三

刚说完话,米湖升差米管家送来了一封银子和一篮点心,说是以表“苏大夫救米家小儿”的谢意。苏景阳推托不过,只好收下点心。银子原封不动退了回去。苏景阳把点心提给胡三,交代胡三好好休息,他晚上再去找胡三。

到了晚间,苏景阳去城墙下寻了一通,却没见到胡三,倒是有个小乞丐说:“苏大夫,我午时看见胡三在破败的土地庙呼呼大睡,看来那厮吃饱喝足,做着美梦呢!”

苏景阳便往土地庙寻去,胡三在一张破板上躺着,却是死去多时。旁边的篮子倒在一边,还有一些食物残屑。苏景阳一看,便知胡三是中毒而死,毒源很有可能便是米家的点心。联想到上次从米家出来后,他自己也险些毙命,他与米家并无仇恨,米湖升到底居心何在?

苏景阳把胡三的死讯告诉小乞丐,让他去报官后,一个人趁着夜色,前往南山。

夜黑风高,狡兔窑的风吹过木栅栏的间隙,犹有人在吹着哀怨的笛。前方不知何时亮起盏灯火,挂在那间废弃的亭楼,如鬼火般忽明忽暗的。不一会儿,果然如胡三所言,一阵此起彼伏的夜郎啼哭声,被大风吹送了过来。

苏景阳心中一凛,他悄悄靠近亭楼,见亭楼上人影绰绰,犹能听见人声传来:“掌柜的,今晚不会又是竹篮打水了吧?”“现在没有回头路了,只有一个字,等。”分明一个是米湖升的声音,一个是米管家。他们捉了小孩,又让小孩啼哭不止,在搞什么鬼呢?

这时,两团疾风似的黑影一下子蹿到亭楼下,“”叫着。伏在暗处的苏景阳一看,竟是两只长臂猴,一只背上背了个黑包袱。猿猴的叫唤声把亭楼上的人叫了下来。米湖升提着盏灯笼,身后的米管家一手提着铁笼子,一手拿根细长的针,笼子里关着两只啼哭的小猴,那哭声原来是被针刺疼而啼的,让苏景阳一直以为是小孩的啼哭。那猿猴见到笼内的小猴,其情也悲,猴性的好斗也软了下去,眼巴巴地等着米湖升开笼放猴。

米湖升指着猴子问:“蠢货,先把赎物扔过来,看看值不值换你的孩子。”听了米湖升的话,母猴龇牙咧嘴,公猴把肩上的黑包袱扔到米湖升的脚下。米湖升迫不及待地把黑包袱解开,遂两眼发光,只见那包裹内有些金樽玉皿、玛瑙珍

珠等器物,价值不菲。

苏景阳恍然大悟,南山背后便是悬崖峭壁,这一片山域,历代便有悬棺的秘史,悬棺巍巍在上,高不可攀,世人即使是盗墓高手,也无法洞悉一二,只能望崖兴叹。唯有长居于此的长臂猴,凭着自身优势,来无影,去无踪,可称得上是高空作业的高手。探棺取物,自然是不难办到的。万万想不到的是,堂堂的一个米铺掌柜,私底下竟然干着这种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勾当。

米湖升眼冒金光,向米管家点了下头,米管家便开锁放猴,长臂猴立马伸出长臂把小猴抱住,放在后背,然后,愤恨地盯了米湖升和管家一眼,消失在黑夜里。

当米湖升背着猴子给的赎物,路经南山的开口处南溪时,冷不防地,黑暗的石块后面传出一声哀怨的叹息声。米湖升和管家一惊,那石块后走出一个人,头发凌乱,七窍流血,阴阴的眼神,似有深仇大恨,怒张着十指,血牙里喊出:“还我命来!”

米湖升和管家一看,魂飞魄散,那不是苏景阳化成的厉鬼嘛!二人狂奔下南溪,管家身子利索,得快,米湖升一惊一乍,脚底一滑,一个野鸭入水,头碰到了溪底的尖石,晕死过去了。那管家逃命还来不及,哪顾得了主子的命。

那鬼是苏景阳装的,他采了一把鹿苓劫嚼烂,用鹿苓劫红色的汁液涂在七窍上,没想到做了亏心事的人,终究怕的是鬼。苏景阳第一次违心地,摇头叹气地走了。

胡三的死,官府经取证,断定是米湖升下的毒,因米湖升落水溺亡,主谋已死,此案就结了。苏景阳后来才知,胡三是米夫人的远房亲戚,米湖升一次也没有周济过落难的胡三,倒是米夫人,暗地里给过胡三几次口粮,胡三碰巧知道米家小儿得了夜啼症,便央求苏景阳去救治。

苏景阳不请自来,让米湖升怀疑,且苏景阳用一根虎须当针刺,跟他用针刺小猴是一个套路,米湖升断定,苏景阳一定是知道他暗地里的勾当,于是就在寿眉茶里下了毒,幸好那毒不够烈,苏景阳吃了鹿苓劫解了毒。他又假惺惺地让管家送去银子和点心,这次,不巧就毒死了米夫人的亲戚胡三。

米管家逃过一劫,可沐阳城是呆不下去了,便跟随一队商旅走了。途经沐阳

的古驿站时,米管家头顶上空突然落下无数石块,他当即被砸倒在地。扔石块的正是树林中愤怒的猴群。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篇二

云峰山里有一位猎户,名叫郝大勇,行侠仗义,口碑极好。他有一个女儿郝秀文,貌若天仙,待字闺中。除此以外,家里还有一条黑犬,浑身上下没有一根杂毛,非常凶猛,因为黑犬是条公狗,郝大勇就把黑犬当儿子一样养活,父女俩把黑犬称为黑小。黑小于郝大勇有救命之恩。当年,郝大勇进山猎狼,遇到了一对狼和狈。结果,狼狈相互配合,差不多就把郝大勇给吃掉了。关键时刻,黑小力战狼狈,郝大勇狼口脱险,黑小却被狼狈合伙咬掉了一条腿。从此,黑小就剩下了三条腿。以后郝大勇摔了火铳,耕种3亩薄田,生活也勉强过得去。

一日,郝秀文领着黑小进山捡蘑菇,一天未归,这可急坏了郝大勇,他漫山遍岭寻找,也没有见到郝秀文和黑小的踪影。村里人也都帮着他找遍了附近的角角落落,仍然音信皆无。一连三日,郝大勇吃不下睡不下,都快急疯了。这天晚上,郝大勇正坐在炕上茶不思饭不想,忽然听到屋外门有响动,他连忙下炕去开门,却见他的黑小喘着粗气无力地趴在门口。郝大勇见黑小浑身是血,已经气息奄奄了,立即把它抱进屋里,仔细一看,黑小身上全是伤口,最重的那条伤口有半尺长。黑小伸着舌头朝郝大勇的手舔了舔,就没气了。这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郝大勇仰天长叹:“老天不公啊!这雨,就是我女儿和黑小冤屈的泪水啊!”

第二天,郝大勇找人做了一个小棺材,把黑小埋葬在自家山坡地上。郝大勇发誓,一定要为郝秀文和黑小报仇雪恨。可惜,一场大雨把黑小爬回来的痕迹冲刷得干干净净。但郝大勇一直认为他的秀文肯定就是在附近失踪的。他向官府报了案,但官府来了几个差役,东瞅瞅西看看,走后再杳无音信。郝大勇终日翻山越岭寻找郝秀文,寻找了十多年,也没有一点消息。

一晃,二十年就要过去了。郝大勇已经弯腰驼背,这些年来,他走遍了附近的山山水水,眼泪流干了,头发全白了,也没有把女儿找回来。他已经心灰意懒连个精气神都没了。

这天中午,郝大勇正闭目养神,突然听见村子里有狗叫声,他惊喜地开门就往外跑。这声音是黑小的叫声啊!没错!郝大勇狐疑地四处搜寻,就见一道黑影从

眼前窜过。郝大勇叫一声:“黑小!是你吗?”郝大勇踉踉跄跄就追,果然就看见他的黑小在前面一瘸一拐地跑,一边跑还一边朝郝大勇点头。郝大勇高声喊着:“黑小,等等我!黑小,等等我!”有人看见郝大勇跟疯子一样跑,都心疼地说:“可惜一世英雄了,落得这种田地!”有的劝他:“郝大哥,回来吧,你跑啥呀?千万别摔着!”郝大勇说:“我的黑小在前面,它回来看我了。”大家就一阵唏嘘:“咳,老人精神失常了。哪有什么黑小呀?老眼昏花,糊涂啦。”可郝大勇却千真万确看见他的黑小走在前面。因为正是中午,村里人多数都在午睡,街上行人稀少,偶尔有人路过,见郝大勇往村外走,也没人阻拦他。黑小在前走,郝大勇在后追,一前一后,就走进了邻村的一条山沟沟。离人家越来越远,离山里越来越近。郝大勇就被黑小领进了大山里。

黑小停在前面不走了。郝大勇快步走过去,黑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展现在郝大勇眼前的却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这个人就躺在一口废弃多年的井边。郝大勇认识他,他叫柳小狗,是邻村的一个光棍汉。听邻村人说,柳小狗离开村子二十多年了。郝大勇不明白,柳小狗是啥时回来的?他为什么浑身伤痕累累?郝大勇用手探探柳小狗的鼻息,还有微微的热气,便把柳小狗扶起来。柳小狗睁开眼睛,一看是郝大勇,立即惊恐地连声告饶说:“郝大叔你饶了我吧,我有罪,我该死!”柳小狗这么一说,倒把郝大勇说糊涂了。郝大勇说:“柳小狗你说啥?让我饶了你?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怕啥?”柳小狗小声说:“郝大叔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实在是喜欢秀文啊,真不是我逼她跳井的,是她自己非要跳的。”郝大勇一听柳小狗提起秀文,不觉悲从中来,哭着问:“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柳小狗就断断续续说出了二十年前的秘密。

柳小狗是个好吃懒做的男人,眼见都三十多了,还娶不上媳妇。没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一个二流子。本来柳小狗不认识郝秀文,也是凑巧,那天柳小狗也去山里捡蘑菇。他一下子就被郝秀文的美貌惊呆了。他就故意跟郝秀文拉话,当他得知她就是闻名方圆几十里的美女郝秀文时,顿时起了歹心。他悄悄跟在郝秀文后面。郝秀文来到山沟里,那里有一处废弃的房子,过去这里住过人家,后来人家都搬到山下了,仅仅剩下四面的石头墙了。柳小狗一看此时不动手,等到出了沟,就没有机会了。柳小狗追上郝秀文说:“我相中你了,你嫁给我吧。”郝秀

文根本没把这个猥琐的男人看在眼里,她说:“你是谁呀?我都不认识你,我怎么能嫁给你呀?”柳小狗说:“一回生二回熟,这不就认识了吗?”郝秀文冷笑着说:“你就死了那份心吧。我就是守家一辈子,也不会嫁给你的。”柳小狗把心一横,就狠狠地说:“嫁不嫁给我,你说了不算,得我说了算。”柳小狗说罢就朝郝秀文动手动脚。郝秀文喊一声:“黑小,快来呀!”已经苍老的黑小瘸着腿就朝柳小狗扑去。柳小狗扬起手中的镰刀,一阵子猛砍,可怜的黑小被柳小狗砍翻在地。柳小狗兽性大发,抱住郝秀文就往下拉裤子,郝秀文拼命挣扎,用手把柳小狗的脸挠了几道血条条。无奈没有柳小狗力气大,眼见柳小狗就要得手,郝秀文哭着哀求说:“你放开我,我自己脱裤子。”柳小狗狞笑着说:“你早看透了,何必惹我动手?”柳小狗放开了郝秀文,郝秀文猛然转身,就一头扎进旁边不远的那口深水井里。柳小狗一看闹出了人命,也吓傻了。匆忙回到家,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就逃之夭夭了。柳小狗走后不久,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柳小狗逃离家乡,终日不得安宁,总感觉身边有一个黑影跟随着。这黑影就是他砍死的黑小。柳小狗走了许多地方,黑小如影随形地让他心中恐惧。在战战兢兢中过日子,简直生不如死。没办法,他只好偷偷跑回家乡。谁知,还没进村呢,黑小就追赶着他,他往哪儿走,黑小都拦着他的去路,只有往山里跑,黑小才跟在后面。就这样,黑小把他一直赶到了当年郝秀文跳井的地方。

听了柳小狗的话,郝大勇痛不欲生。他抬起脚来,准备朝柳小狗踹去,柳小狗惊恐地睁大眼睛,一口气上不来,便一命呜呼了。

郝大勇找来村里人,下井把郝秀文捞出来,令人吃惊的是,郝秀文的尸体历经二十年而不腐烂,栩栩如生。郝大勇见了女儿的面,号啕大哭。想起死去的黑小灵魂不散,到底把凶手捉拿处死,郝大勇感念黑小忠勇可嘉,便掘开黑小的坟墓,准备重新安葬,谁知,黑小的尸体竟也完好无缺。

民间传说故事大全篇三

库银失窃

清嘉庆年间,南阳城里有一位名叫袁神通的卦师,由于百测百准、千测千灵,被百姓誉为“南阳神算”。

这天夜里,袁神通正在熟睡,门外忽然传来嘈杂之声。他正吃惊,大门被砸

响了。他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一群威风凛凛的捕快。袁神通问发生了何事?一个方头大脸的人说:“我是捕头赵恒,有一伙贼人犯了大案,追到此处不见了,你可见到他们?”

袁神通说,自己睡得早,并没有发现贼人的踪影。听了这话,赵恒就带人离开了。可次日袁神通刚支好卦摊,捕头赵恒又来了。赵恒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说:“袁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袁神通见状,思忖后说:“可以。”接着就带赵恒来到了僻静的地方。

赵恒说,昨晚府衙库房被盗,近万两银子被洗劫一空,两名看守库房的兵丁在与贼人打斗中被杀害了,让张知府发愁的是,贼人作案后却没留下蛛丝马迹。被盗的银子是征来的税款,若抓不到贼人,张知府定当乌纱不保。为了尽快破案,张知府这才令赵恒来请袁神通,希望他通过占卜之术帮助破案。

袁神通在南阳生活了十余年,前任知府遇到棘手的案子也常找他帮忙。案子虽说破获无数,可还从没有遇到过敢偷盗库银的大案。袁神通本想推辞,赵恒却说:“此案非同小可,袁先生断不可推辞,否则……”说着他摸了摸腰中的佩刀。

袁神通知道赵恒的意思,如果自己不帮忙,张知府绝对不会饶过自己。袁神通眼珠一转,说:“请赵捕头先在此稍等片刻,我回家换件衣服,拿上占卜用具就出来。”

赵恒等了一阵子,袁神通走出了房间。两人来到县衙后堂时,张知府已经在等候了。见到张知府,袁神通神色一惊。张知府见他异样,问道:“袁先生见了本官为何吃惊?”袁神通道:“张知府真是好相貌啊,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相,只是鬓角有个刀疤,可能会对升迁有些阻碍。”

“袁先生真是好相术啊!不少相师说过同样的话,唉,都怪本官小时候调皮,才造成这伤啊!”张知府叹息一声,接着令丫环奉上香茗。

得知赵恒已将库银被盗之事告诉了袁神通,张知府说:“袁先生的大名本官早有耳闻,库银被盗一案还望先生鼎力相助啊!”

袁神通饮了口茶,从袖口掏出三枚铜钱放入竹筒中,双目微闭,摇动竹筒片刻将铜钱摊倒在桌子上。六爻过后,袁神通又卜了一卦,张知府问他占卜结果如何。袁神通说:“按卦象来看,偷盗库银的贼人来自于西南方位,卦象大吉,盗

贼可擒获,库银也可追回!”

“这就好啊!”张知府听到这个结果,开心了不少。就在这时,袁神通突然手捂肚子痛叫一声。张知府问他哪里不舒服,袁神通说:“最近天热,袁某一大早就吃了水镇西瓜,想必是西瓜寒凉伤了脾胃。我疼痛难忍,还请张大人开恩,容我去许郎中那里一趟,然后再来和大人商讨库银被盗一案。”话已至此,张知府只好应允。

牢狱之灾

袁神通走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张知府等得心焦,就让赵恒去找。可赵恒来到许郎中医馆一问,许郎中说袁神通根本没来。赵恒只好到袁神通家中去看,可来到门前,却发现大门紧锁。他回府衙行至大牢附近时,忽然看到袁神通和牢头马虎正在谈话。

“袁先生你怎么在这里?”赵恒走过去问。马虎刚要答话,袁神通说:“从府衙回来的途中我想到家中还有治疗腹痛的药,就没有去许郎中那里,吃了药躺了会儿就回府衙,这不恰好遇到马牢头了,刚聊了两句,您就来了。”袁神通说完,就随赵恒回了府衙。

袁神通来到府衙刚坐下,外面的鸣冤鼓忽然被敲响了。张知府让赵恒把击鼓之人带过来。击鼓之人原来是袁神通的邻居李小二,张知府问他击鼓所为何事?李小二看了袁神通一眼,说:“今天在街上听闻府衙的库银被盗,小人有个线索不知当讲不当讲?”张知府听后,忙让他快说。

李小二说:“昨夜我喝酒回来,途经袁神通门前时,看到一伙蒙面人进了他家,可等了好久都没见出来,当时我也没在意,今天得知府衙库银被盗,小人觉得那些蒙面人的身份很是可疑。”

“竟有此事!”张知府问袁神通那些蒙面人究竟是何人。袁神通一惊,言道:“回张大人,昨天袁某收了卦摊,回到家便睡了,约摸子时张捕头去过我家中,至于蒙面人之说,纯属子虚乌有!”听了这话,李小二跪在地上说:“大人,昨夜小人看得可是一清二楚啊,袁神通是在撒谎!”

见李小二和袁神通你来我往争辩不下,张知府说:“本官不会错抓一个好人,也不会漏掉一个坏人,赵捕头你昨晚是不是真的发现贼人去了袁神通家的方向?”

赵恒点头说是。

赵捕头的话,再结合李小二的证词,袁神通就很是可疑了,于是,张知府带人去了袁神通家中勘查。

袁神通的宅子是前些年买下的,为了风水好,他在后院开了道小门。当来到后院时,赵恒忽然发现了一条黑色的面纱。张知府将面纱拿到手中,问:“袁神通,现在你还有何话说?”袁神通正吃惊,在卧室搜查的捕快忽然跑来说在床下发现了赃银。

张知府来到卧室一看,地上的一个木箱中果然有很多银子,一清点,两千两,而且银子底部都打着官印。到此处,袁神通知道自己有口难辩了。他冷笑一声:“人在做天在看,袁某做事问心无愧,这些银子是有人栽赃嫁祸!”张知府见袁神通嘴硬,就让赵捕头把他给绑了。

离奇消失

来到大堂上,张知府问袁神通那些银子的来历,袁神通说:“张大人,银子的来历我待会儿再答,我现在想与李小二对质。”

李小二来到大堂。袁神通问他:“赵捕头昨夜追捕贼人去我家时已是子时,你说你昨夜喝酒恰好看到有蒙面人进了我家。试问谁家的酒馆会营业到子时?你去的又是哪家酒馆?”此话一出,李小二顿时哑巴了。

张知府一拍惊堂木,喊道:“人证物证俱在,袁神通你不但不赶紧招供,反而扯东扯西,纯粹是为了拖延时间。来人呀,给我打!”

捕快一拥而上就将袁神通按在了地上。袁神通看着摆在大堂上形形色色的刑具,大喊一声:“我招!”听了这话,张知府忙让他说说他是如何和贼人勾结偷盗库银的。

袁神通说,他明着是算卦先生,背地里却伙同百里之外蜈蚣山的贼人做着打家劫舍的事情,蜈蚣山上一共有强盗五百人,昨夜他们偷盗库银成功后,给他舍下两千两银子便逃回蜈蚣山了。

张知府真不敢相信,袁神通居然是个熊包,还没有打就招供了,于是忙让他签字画押。眼下天色已暗,张知府决定明天再审问那伙盗贼的具体情况。

次日吃过早饭,张知府派人去提袁神通。可衙役来到牢房一看,袁神通居然

不见了。张知府得到消息一惊,忙来到大牢里一看,关押袁神通的牢房里果然空无一人,问牢头马虎,马虎却一脸茫然。

一个大活人总不能不翼而飞吧?张知府正惊诧,他忽然发现墙根处的破草席怪怪的,他走过去将破草席一掀,草席下面居然有一个大洞!张知府让赵捕头钻洞看看洞通向何处。不一会儿,赵捕头爬出来了,他说此洞长两三米,只能容纳一人,洞的出口就在大牢墙后面的草垛下面。

听了这话,张知府大叫起来:“马牢头,这是怎么回事?”马虎一下跪在了地上,说:“大人,昨夜是小的当班,可一整夜我巡逻好几次,袁神通都在睡觉,就是吃早饭的时候我还给他送饭了呢,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呢?而且大牢里还多了一个大洞?啊,莫不是,这个袁神通会妖术,他得知今天将要被提审,然后土遁而逃了吧?”

“胡说八道!”张知府打了马虎一巴掌,令捕快去搜袁神通。

神算奇谋

一连两天都没有袁神通的消息。这天张知府正为袁神通的事情发愁,有个小孩被赵恒带了进来。张知府见后问道:“赵捕头,你带个小孩子来干什么?”

赵恒说:“这小孩说是来给大人送信的。”张知府把小孩手中的信拿来一看,顿时惊呆了,此信竟是袁神通送给他的。信中竟说库银被盗一案,是张知府监守自盗,并说他已通过占卜之术掌握了赃银的具体地址,张知府若继续搜寻他,他就把此事上报朝廷。

张知府将信往怀里一塞,惊出一身冷汗。深夜,张知府带着几个人来到城南的枯井旁正打捞着,不远处忽然传来动静,接着,一群人向他们这边扑来。张知府定睛一瞧,来人竟是何巡抚和一些官兵,而且何巡抚旁边还站着袁神通!

张知府自知事情败露,连忙奔逃,可逃出不远就被官兵给抓住了。何巡抚笑道:“真没想到,潜逃多年的牛头山的二当家竟当上了本官管辖的南阳知府,若不是袁先生告知,你这个贼人还不知道要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什么牛头山二当家,我听不明白。”张知府辩驳道。

袁神通说,几年前南阳城的百姓深受牛头山的土匪骚扰,有一天大当家和二当家来城中抢劫,他们虽然蒙着面,但大当家是个秃子,二当家鬓角处有一条蜈

蚣状的疤痕,袁神通看到他们一眼就牢牢记在了心里。当时何巡抚还在南阳做知府,他为了抓捕牛头山的盗贼四处求贤,袁神通毛遂自荐,将大当家和二当家的像给画了下来。有了这条线索,官兵很快就抓住了大当家,可他嘴硬,被抓后咬舌自尽了,二当家却不知逃往何处。

袁神通多年前曾经给自己卜算过一卦,卦象中显示他这年的三月份会有牢狱之灾,几日前张知府忽然派赵捕头找袁神通进府让他占卜库银被盗一案,当他一看到张知府的面相就想起了多年前那个牛头山的二当家!

南阳城近几年很是太平,忽然有盗贼偷盗库银很是奇怪。于是袁神通假借卜算库银被盗案又给自己卜算了一卦,卦象中显示库银被盗案属监守自盗之象。第二卦象中显示,当日正是自己牢狱之灾应验之日,并且含有自己坐牢的具体方位。他隐约觉得张知府请他到此有阴谋,于是他假借腹痛找到牢头马虎,骗他说大牢内冤魂肆虐,若不补救,马虎将有性命之忧。马虎对占卜之事很信服,为了保住性命,他按照袁神通所嘱,偷偷在某间牢房里挖了个直通牢外的洞。袁神通被李小二诬陷后,质问李小二是在哪家酒馆喝酒到子时,却被张知府喝止,由此,袁神通料定家中的赃银是张知府栽赃的。如卦中所示,最终袁神通被关押进了有洞的牢房中,晚上趁马虎睡着,袁神通便从洞中逃了出来。马虎次日虽知自己被袁神通骗了,可是他怎敢承认呢?

袁神通逃出大牢后直接找了何巡抚,他们来到南阳后,袁神通找一孩童给张知府送信,说他已掌握赃银的下落,张知府怕事情败露,自然会转移赃银,于是今天张知府被瓮中捉鳖了。

张知府身份被识破,也懒得抵赖了。他说自己买官一是为了避难,二是为了报仇。他自导自演的库银被盗案一旦成功,不但可以除掉仇人袁神通,还能以库银被贼人挥霍了为由将银子据为己有。可他万万没想到,见面第一眼他就被袁神通给认了出来,且袁神通的卜卦如此之灵。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