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离骚 》名句

优秀作文admin45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8日发(作者:关于生日的句子)

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用政府配车带村民上访

2010年12月21日07:44 来源:《新京报》

杨维骏

1922年3月生,云南昆明人。1945年毕业于云南大学政治系,同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建国后历任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副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云南省第五、六届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

他为民请命的事在网络传播后,被网友称为“最可爱官员”。

本报讯 (记者黄玉浩)12月17日,89岁高龄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坐着政府专配用车,为12名失地农民代表开道,带其到云南省政协反映问题。

杨维骏说,那些村民都是昆明市西山区福海社区韩家湾村的。他们要反映的问题是,政府拆迁安置政策不合理。

据农民代表张桂仙介绍,昆明市西山区福海社区韩家湾村有8个自然村组要拆迁,1700亩耕地要被征用,房屋在今年年初被限期拆除,政府没有出示征地手续,每亩25万元的征地款也未发放,冬天到了,安置房至今没有下落。

张桂仙说,他和村民曾去上访过80多次,去过省委省政府、省人大政协、市区政府,但事情毫无进展。

12月17日,韩家湾村的400多名村民到社区街道办,要求政府出示土地征用与拆迁的相关手续,遭到拒绝。

张桂仙说,在村民中,有个从云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他给已经退休的副省级官员杨维骏打电话,反映问题。

12月17日,杨维骏从村民处听闻这一消息后,从云南省政协老干部处借调一名工作人员,并乘坐专车赶到现场。

到达现场后,杨维骏命人拍照、摄像取证,并带着村民去省政协,“政协能监督政府,没有我带路,农民肯定进不了大门。”

12月18日,记者在杨维骏家采访,有云南省政协老干部处一处长来访,他和杨维骏就带领村民上访问题辩论了2个多小时。该处长认为,杨不该以省政协原副主席的身份带上访农民进入省政协大院,称农民有冤屈应走正常渠道反映问题。

杨维骏回应说,“我为什么不能以退休干部身份,为群众反映问题?”

■ 对话

“你把农民的地和房子都拿走了,不去合理安置,让他们怎么生活?”89岁的老人扬起一份反映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遭遇违规拆迁的举报材料称,他一定会将此事过问到底。

“替老百姓说活,我问心无愧”

杨维骏认为,将政府配车只用于游山玩水那才是不正常现象

“省国土厅承诺,立即调查”

新京报:你为什么要带农民到省政协上访?

杨维骏:当时了解到这群失地农民的处境,觉得十分可怜,他们的土地和房子都被政府征用了,但各种手续都没有,安置房也没有下落,他们四处上访,到有关部门信访都没用,都在踢皮球,省里打到市里,市里推到区里,区里又说没权做主,我既然是省政协退休的副主席,群众找到我,那我有义务将这个情况反映给省政协,政协对政府不是有监督职责吗。

新京报:为什么你要亲自带着他们去,你觉得你带着和他们自己去有什么区别?

杨维骏:农民自己去的话,连政协的大门也进不去,有门卫,领导不会见他们,我毕竟是有级别的,我的配车可以畅通带着他们进去,能引起一些领导的重视,老百姓自己去信访,拖到猴年马月也不见得有人管,农民太可怜了,有些官员对待群众的感情太淡薄,太冷漠。

新京报:你领着农民到省政协后又发生了什么?

杨维骏:农民开着两辆面包车,坐着12个农民,跟着我的专车,门卫都认识我的专车,所以没人拦。到省政协,先找分管老干部处的一个副秘书长说要到信访处反映这群农民的问题,这个副秘书长就说要请示领导,要走相关程序的审批,我当时就怒了,救命的事,能拖吗,就带着农民直奔信访处,结果整个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当时是周五上午,这很不正常。11点半,我让农民回家,我就直接去了省国土资源厅递交了反映材料。

新京报:国土厅有什么回应?

杨维骏:一个副厅长说会派巡视组去了解情况,如果他们推托不办,我就连国土厅一起告。

新京报:省国土厅的回应和你的特殊身份有关吗?

杨维骏:可能有关,我将举报材料递交省国土厅办公室的时候,我说了我的身份,办公人员说需要由省政府办公厅向省国土厅的厅领导进行对接,我又找了办公厅,后来国土厅的一个副厅长来电承诺马上成立调查组去了解情况。

“有人劝,管闲事会被灭口”

新京报:带群众上访,你想过政协有人来责怪你吗?

杨维骏:真没想过,所以当政协老干部处的一位处长来我家责怪我开着专车带群众去政府上访不妥,我很是愤慨,作为一个为群众和政府工作多年的老干部,发挥余热体恤民情,反映民生疾苦本无可厚非,我觉得人民培养一个干部那么多年,干部反过来不知道报效自己的衣食父母,这和动物有啥区别。

新京报:他们责怪你什么?

杨维骏:说我开着政府配车带农民信访行为不妥。我就说你拿出政策和法规,哪一条规定政府配车不能用于退休干部的调研,既然政府每年的工作报告都要征询老干部的意见,那我就有义务有权利去调研,并将群众疾苦反映给政府部门。

新京报:但开着公车为民请愿的确罕见。

杨维骏:罕见才是不正常的。难道干部的公车就是用来吃喝玩乐的?退休干部的配车难道就是用来游山玩水的?这才不是为民服务的态度,政府给我配的车,那是人民给我的待遇,我会用他来做更多有益于人民的事。

新京报:那这个处长来责怪你,是不是代表组织上并不认可你的这一行为?

杨维骏:我觉得不是,可能只是某个领导或某一群人,他们会对我的行为反感,会觉得我这老头瞎管闲事,也可能触动某些人的利益。但我是在替老百姓说话,我问心无愧,心怀坦荡,我在说真话,反映民

众真实疾苦。

新京报:说真话你有顾虑吗?

杨维骏:我没有,但给我反映情况的那个云大学生听说刚被政府官员找去谈话,让他劝我不要过问此事,否则让他小心,我也因为多次向省委省政府多次递交群众的信访材料,有人托人转告我再瞎管闲事,小心灭口,但我从不退缩,从政以来我屋内挂着自写自勉的话,“以丹心照万民,甘造坎坷不甘驯”。

新京报:你只有一个人,昆明市可能有很多信访者,你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杨维骏:我觉得还是体制有问题,为什么那么多失地农民,为啥那么多人上访,为啥暴力强拆和流血冲突不断,我觉得在于一些主政者并非以民生问题为首重,而是追求那些看得见的政绩,所以到处大拆大建,全国兴起的“农民被上楼”运动就是典型,村庄改造村民却失去自主权,农民生活和就业处于困境,许多官员只唯上、只唯权、只唯钱、只唯政绩,却忘了群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这个根本。

“即便在位,也会为民请命”

新京报:你如何和社会分享你的观点?

杨维骏:今年我让在北京的女儿为我开了博客,我将我的观点发在博客上,希望更多的官员、学者和群众都能来参与讨论,为国家的民主和经济的发展献计献策。

新京报:你的博客取名直言,博文中对一些现象提出批判,有网友觉得是因为你退休了才敢这么说?

杨维骏:不是,我今年快90岁了,按说应该像许多退休老干部那样养花种草颐养天年,但我总觉得自己还能为人民做些事情,直言与反腐败是我一辈子坚持在做的事,我在位的时候,遇见这种农民我还是会了解情况,确定是政府或某个部门的责任我依然会专车开道亲自为其请命,占着官位不为民办事那是对人民犯罪。

新京报:你专车带道为民请命的事在网络传开后,很多人称你为最可爱的官员,引起这种轰动,你想到过没有?

杨维骏:没有,作为一个卸任干部为群众反映诉求没什么值得赞颂的,如果引起了网民的轰动,那只能说现在的官员真正为民办事,对人民充满感情的官员变少了,我也遇见一些干部对群众趾高气扬、出去都讲豪华排场,这些官员已经脱离群众了。

新京报:周边的人如何看待你的行为?

杨维骏:许多在职或退下来的干部都很敬佩,很赞赏这种做法,当然也有人内心可能不认可,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些反对的官员,我觉得大多是只唯上、不唯民的人,价值观不同不相为谋。

本报记者 黄玉浩

谁是最可爱的人 魏巍

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我感觉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也许有的人在心里隐隐约约地说:你说的就是那些“兵”吗?他们看来是很平凡,很简单的哩。既看不出他们有什么高明的知识,又看不出他们有丰盛细致的感情。可是,我要说,这是由于你跟我们的战士接触太少,因此,你没有能够了解到:他们的品质是那样的纯洁和高尚,他们的意志是那样的坚韧和刚强,他们的气质是那样的淳朴和谦逊,他们的胸怀是那样的美丽和宽广!

让我还是来说一段故事吧。

还是在二次战役的时候,有一支志愿军的部队向敌后猛插,去切断军隅里敌人的逃路。当他们赶到书堂站时,逃敌也恰恰赶到那里,眼看就要从汽车路上开过去。这支部队的先头连(三连)就匆匆占领了汽车路边一个很低的光光的小山岗,阻住敌人,一场壮烈的搏斗就开始了。敌人为了逃命,用三十二架飞机,十多辆坦克和集团冲锋向这个连的阵地汹涌卷来。整个山顶都被打翻了。汽油弹的火焰把这个阵地烧红了。但勇士们在这烟与火的山岗上,高喊着口号,一次又一次把敌人打死在阵地前面。敌人的死尸像谷个子似地在山前堆满了,血也把这山岗流红了。可是敌人还是要拼死争夺,好使自己的主力不致覆灭。这激战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最后,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蜂涌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把他们压到山脚。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这时候,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他们把枪一摔,身上、帽子上冒着呜呜的火苗向敌人扑去,把敌人抱住,让身上的火,把要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据这个营的营长告诉我,战后,这个连的阵地上,枪支完全摔碎了,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烈士们的尸体,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势,有抱住敌人腰的,有抱住敌人头的,有卡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捺倒在地上的,和敌人倒在一起,烧在一起。还有一个战士,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弹体上沾满脑浆,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脑浆崩裂,涂了一地。另有一个战士,他的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在掩埋烈士们遗体的时候,由于他们两手扣着,把敌人抱得那样紧,分都分不开,以致把有的手指都折断了。……这个连虽然伤亡很大,但他们却打死了三百多敌人,特别是,使我们部队的主力赶上,聚歼了敌人。

这就是朝鲜战场上一次最壮烈的战斗——松鼓峰战斗,或者叫书堂站战斗。假若需要立纪念碑的话,让我把带火扑敌及用刺刀和敌拼死在一起的烈士们的名字记下吧。他们的名字是:王金传、邢玉堂、胡传九、井玉琢、王文英、熊官全、王金侯、赵锡杰、隋金山、李玉安、丁振岱、张贵生、崔玉亮、李树国。还有一个战士已经不可能知道他的名字了。让我们的烈士们千载万世永垂不朽吧!

这个营长向我说了以上的情形,他的声音是缓慢的,他的感情是沉重的。他说他在阵地上掩埋烈士的时候,他掉了眼泪。但他接着说:“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他们而伤心,我是为他们而骄傲!我感觉我们的战士是太伟大了,太可爱了,我不能不被他们感动得掉下泪来。”

朋友们,当你听到这段英雄事迹的时候,你的感想如何呢?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可爱的吗?你不觉得我们的祖国有着这样的英雄而值得自豪吗?

我们的战士,对敌人这样狠,而对朝鲜人民却是那样的仁义,充满国际主义的深厚热情。

在汉江北岸,我遇到一个青年战士,他今年才二十一岁,名叫马玉祥,是黑龙江青岗县人。他长着一幅微黑透红的脸膛,稍高的个儿,站在那儿,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红高粱那样的淳朴可爱。不过因为他才从阵地上下来,显得稍为疲劳些。眼里的红丝还没有退净。他原来是炮兵连的,在有一天夜里,他被一阵哭声惊醒了,出去一看,是一个朝鲜老妈妈,坐在山岗上哭。原来他的房子被炸毁了,又在山里搭了个窝棚,但窝棚又被炸毁了。……回来,他马上到连部要求到步兵连去,因为步兵连的需要,就批准了他。我说:“在炮兵连不是一样打敌人吗?”“那,不同!”他说:“离敌人越近,越觉着打得过瘾,越觉着打得解恨!”

在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里,有一天他从阵地上下来做饭。刚一进村,有几架敌机袭过来,打了一阵机关炮,接着就扔下了两个大燃烧弹。有几间房子着火了,火又盛,烟又大,不敢到跟前去。这时,他听见烟火里有一个小孩子哇哇哭叫的声音。他马上穿过浓烟到近处一看,一个朝鲜的中年男人在院子里倒着,小孩子的哭声还在屋里。他走到屋门口,可是屋门口的火苗呼呼地已经进不去人,门窗的纸边已经烧着。小孩子的哭声随着那浓烟滚滚地传出来,听得真真切切。当他叙述到这里的时候,他说:“我能够不进去吗?我不能!我想,要在祖国遇见这种情形我能够进去,那么在朝鲜我就可以不进去吗?朝鲜人和我们祖国的人民不是一样的吗?我就用脚踹开门,扑了进去。呀!满屋子灰洞洞的烟,只能听见小孩哭,看不见人。我的眼也睁不开,脸烫的像刀割一般。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着了火没有,我也不管它了,只是在地上乱摸。先一摸摸着一个大人,拉了拉没拉动,又向大人的身后摸,才摸着一个小孩腿,我就一把抓着抱起来跳出门去。我一看小孩子,是挺好的一个小孩子呀。他穿着个小短褂儿,光着两条小腿儿,小腿乱跳着,哇哇地哭。我心想:„不管你哭不哭,不救活你家大人,谁养活你哩!‟这时候,火更大了,墙上的纸也完全烧着了。我就把他往地上一放,就又从那火门里钻进去了。一拉那个大人,她哼了一声,再拉又不动了。凑近一看,见她脸上的血,已经把她胸前的白衣流红了,眼睛已经闭上。我知道她不行了,才赶忙跑出门外,扑灭身上的火苗,抱起这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朋友,当你听到这段事迹的时候,你的感觉又是如何呢?你不觉得我们的战士是最可爱的人吗?

谁都知道,朝鲜战场是艰苦些。但他们是怎样的呢?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战士,在防空洞里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我问他:“你不觉得苦吗?” 他把正送往嘴里的一勺雪收回来,笑了笑,说:“怎么能不觉得!咱们革命军队又不是个怪物!不过我们的光荣也就在这里。”他把小勺儿干脆放下,兴奋地说:“ 拿吃雪来说吧。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他又指了指狭小潮湿的防空洞说:“你再比如蹲防空洞吧。多憋闷的慌哩。眼看着外面好好的太阳,光光的马路不能走!可是我在那里蹲防空洞,祖国的人民就可以不蹲防空洞呀。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呀。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遛跶边说话也行。那是多么幸福的呢!所以,”他又把雪放到嘴里,像总结似地说:“我在这里流点血不算什么,吃点苦又算什么哩!”我又问:“你想不想祖国呀?”他笑起来:“谁不想哩,说不想那是假话。可是我不愿意回去。如果回去,祖国的老百姓问:„我们托付给你们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啦?‟我怎么答对呢?我说„朝鲜半边红,半边黑,这算什么话呢?‟”我接着问:“你们经历了这么多危险,吃了这么多辛苦,你们对祖国,对朝鲜有什么要求吗?”他想了一下,才回答我:“我们什么也不要。可是说心里话,我这话可不定恰当呀。我们是想要这么大的一个东西,”他笑着,用手指比个铜子儿大小,怕我不明白,又说:“一块„朝鲜解放纪念章‟,我们愿意戴在胸脯上,回到咱们的祖国去。”

朋友们,用不着繁琐的举例,你已经可以了解到我们的战士,是怎样的一种人。这种人是什么一种品质,他们的灵魂是多么的美丽和宽广。他们是历史上、世界上第一流的战士,第一流的人!他们是世界上一切善良爱好和平人民的优秀之花!是我们值得骄傲的祖国之花!我们以我们的祖国有这样的英雄而骄傲,我们以生在这个英雄的国度而自豪!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安安静静坐到办公桌前计划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很惊讶地看我:“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们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朋友!你已经知道了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领袖,请再深深地爱我们的战士吧,他们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捕蛇者说

[唐]柳宗元

【题解】

《捕蛇者说》是柳宗元被传诵不衰的著名篇章之一。文章通过对以捕蛇为业的蒋氏一家三代的悲惨遭遇,尖锐地揭露了从唐玄宗天宝后期至作者被贬官永州时约六十年间人民的苦难生活:苛重赋税的压榨,贪官悍吏的迫害,逼得劳动人民纷纷走上逃窜死亡的道路。本文生动而具体地表现了孔子所说“苛政猛于虎”的思想,具有很强烈的感染力量。

【原文】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1],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2],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3],去死肌,杀三虫[4]。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5],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

有蒋氏者,专其利三世矣。问之,则曰:“吾祖死于是,吾父死于是,今吾嗣为之十二年,几死者数矣[6]。”言之,貌若甚戚者。

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将告于莅事者[7],更若役,复若赋,则何如?”

蒋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将哀而生之乎?则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向吾不为斯役[8],则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乡,积于今六十岁矣,而乡邻之生日蹙。殚其地之出,竭其庐之入;号呼而转徙,饥渴而顿踣[9];触风雨,犯寒暑,呼嘘毒疠,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与吾祖居者,今其室十无一焉;与吾父居者,今其室十无二三焉;与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无四五焉:非死而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悍吏之来吾乡,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10],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吾恂恂而起[11],视其缶[12],而吾蛇尚存,则弛然而卧。谨食之,时而献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尽吾齿。盖一岁之犯死者二焉,其余则熙熙而乐,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今虽死乎此,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又安敢毒耶?”

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13]。”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14]。

【注释】

[1]啮(niè):咬。[2]腊(xī):干肉。这里作动词,有“风干”之意。[3]大风:麻疯病。挛踠(luánwǎn):一种手脚拳曲不能伸直的病。瘘:颈部肿烂流脓。疠:恶疮。[4]三虫:古时道家迷信的说法,认为人的脑、胸、腹三部分有“三尸虫”,此虫作崇,有关部分即得病。[5]太医:唐代设太医署,有令二人,其下医师为皇室治病。[6]数(shuò):多次。[7]莅(lì)事者:管这事的官吏。[8]向:从前。这里有假使的意思。[9]顿:劳累。踣(bó):倒毙。[10]隳(huī)突:骚扰。[11]恂恂(xú):小心谨慎的样子。[12]缶(fǒu):小口大腹的瓦罐。[13]苛政猛于虎也:据《礼记•檀弓下》记载:“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夫子曰:‘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14]人风:民风。唐人避唐太宗李世民的名讳,凡遇“民”字皆写为“人。

【译文】

永州的野外生长着一种奇异的蛇,黑色的底子白色的花纹;这种蛇碰到草木,草木全都干枯而死;如果咬了人,没有能够抵御蛇毒的人。然而得到它后,把它晾干用来做为药饵,可以用来治愈麻风病、手脚弯曲不能伸展的病、肿脖子病和恶疮;还可以去除坏死的肌肉,杀死人体内的寄生虫。起初,太医用皇帝的命令征集这种蛇,每年征收两次,招募能捕捉这种蛇的人,(准许用蛇来)抵他的税收。永州的人都争着去做(捕蛇)这件事。

有个姓蒋的人家,享有这种(捕蛇而不纳税的)好处已经有三代了。我问他,他却说:“我的祖父死在捕蛇这件差事上,我父亲也死在这件事情上。现在我继承祖业干这差事也已十二年了,有好几次险些死掉。”他说这番话时,神情像是很忧伤。

我很同情他,就说:“你怨恨这差事吗?我打算告诉管政事的人,让他更换你的差事,恢复你的赋税,怎么样?”

蒋氏(听了),十分悲伤,眼泪汪汪夺眶而出的说:“你要哀怜(我)使我活下去吗?然而我干这差事的不幸,还比不上恢复我赋税遭受的不幸那么厉害呀。假使我不当这个差,就早已困苦不堪了。自从我家三代住到这个地方,算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可乡邻们的生活一天天地窘迫,把他们土地上生产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家里的收入也尽数拿去(交租税,仍不够),(被苛税所迫)哭喊着辗转迁移,又饥又渴的(劳累的)跌倒在地上,(一路上)顶着狂风暴雨,冒着严寒酷暑,呼吸疫气,死去的人互相压着。从前和我祖父同住在这里的,现在十家中剩下到一家了;和我父亲住在一起的人家,现在十家中剩下不到两三家了;和我一起住了十二年的人家,现在十家中只有不到四五家了。(那些人家)不是死了就是逃走了。可是我却由于捕蛇这个差事才活了下来。凶暴的小吏来到我乡,到处吵嚷叫喊,到处骚扰,(悍吏那种)喧闹叫嚷着惊扰(乡间)的气势,(不要说人)即使鸡狗也不得安宁呢。这时我就紧张地起来,看看我的瓦缸,我的蛇还在,就放心躺下了。小心地喂养蛇,到(规定献蛇)的时候,把它献上去。(献蛇)回来就可以有滋有味的吃着土地上生产的东西,来过完我的岁月。一年里冒死亡的威胁只有两次,其余时间我都是快乐地过日子。哪像我的乡邻们天天有这样的事(指冒死亡的威胁)!现在我即使死在这差事上,比起我的乡邻们的死就已经(死)在后了,又怎么敢怨恨它(捕蛇这件事)呢?”

我听了(蒋氏的诉说)更加悲伤了。孔子说:“苛酷的统治比老虎还要凶啊!”我曾经怀疑过这句话,现在从蒋氏的遭遇来看,还是真实可信的。唉!谁知道搜刮老百姓的毒害有比这毒蛇更厉害的呢!所以我(为此)写了这篇说(文体),以期待那些(朝廷派遣的)考察民情的人得到它。

【一词多义】

1、者 2、若

有蒋氏者: „„的人 若毒之乎: 你

几死者数矣: 的情况 更若役,复若赋: 你的

貌若甚戚者: 的样子 貌若甚戚者: 好像

3、为 4、已

然得而腊之以为饵: 制成为 可以已大风: 治愈

今吾嗣为之十二年: 做,干 比吾乡邻之死则已后矣: 已经

故为之说: 写

5、赋 6、疠

岁赋其二: 征收 可以已„„瘘、疠: 恶疮

孰知赋敛之毒„„: 赋税 呼嘘毒疠: 疫病,疫气

7、入 8、岁

当其租入: 缴纳 岁赋其二: 每年

竭其庐之入: 收入 积于今六十岁矣: 年

9、甚 10、生

貌若甚戚者: 很 君将哀而生之乎: 使„活下去

未若复吾赋不幸之甚也: 厉害 而乡邻之生日蹙: 生活

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 超过

11、食 12、观

退而甘食其土之有: 吃 今以蒋氏观之: 看

谨食之: 喂养 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考察

【虚词】

1、 之 2、以

永州之野产异蛇: 的 以啮人: 假设连词,如果

悍吏之来吾乡: 取消句子独立性,不做翻译。 以王命聚之: 用

问之,则曰: 代词,代指蒋氏 而吾以捕蛇独存: 靠

君将哀而生之乎: 代自己,我 今以蒋氏观之: 从

今吾嗣为之十二年:代指捕蛇这件事 故为之说,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用来

以啮人,无御之者:代物,代指蛇咬后的伤势 以尽吾齿: 来

言之,貌若甚戚者:代指前面的话语

3、 焉 4、 于

永之人争奔走焉: 句末语气词 吾祖死于是: 在

时而献焉: 代蛇 余将告于莅事者: 给

今其室十无一焉: 用于句末,带有估计的语气 积于今六十岁矣: 及于,到

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代指这篇文章 苛政猛于虎也: 比

5、 虚词重点:而

黑质而白章: 并列

得而腊之以为饵: 承接

哀而生之乎: 递进

而乡邻之生日蹙: 转折

往往而死者相藉也:修饰

非死则徙尔,而吾以捕蛇独存:转折

哗然而骇者: 修饰

恂恂而起: 修饰

弛然而卧: 修饰

视其缶,而吾蛇尚存:承接

时而献焉: 承接

退而甘食: 承接

熙熙而乐: 修饰

余闻而愈悲: 承接

【通假字】非死则徙尔 尔: 通"耳" ,罢了

【重点字词】

1、 君将哀而生之乎 (你将哀怜我使我活下去吗?生,使„„活下去)

2、 触风雨,犯寒暑 (触,顶着 犯,冒着)

3、 非死则徙尔 (非„„则„„,相当于“不是„„就是„„”; “尔”,同“耳”,罢了,表示陈述语气)

4、 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 (是介宾短语中的一种,乎,介词,同“于”,放在动词谓语后面作补语,可译为:到处吵嚷叫喊,到处骚扰) 这句是互文

5、 哗然而骇者 (然,助词,表示“„„的样子”; 者,代词,可译为“的情景”或“的气势”)

6、 岂若吾乡邻之旦旦有是哉 (岂若,哪里像; 是,这,指冒死的危险)

7、 又安敢毒耶 (安,怎么,哪里; 毒,怨恨。 反问句,译为“又怎么敢怨恨这差事呢”)

8、 苛政猛于虎也 (于,表比较 译为“苛酷的统治比老虎还要凶啊”介宾短语用法之一,译为现代汉语时,一般要把介宾短语提到动词谓语之前作状语)这句话出自《礼记•檀弓》记载的一个故事。柳宗元引用这句话,意在对当时苛酷的赋敛表示不满。

9、 吾尝疑乎是 (是,代“苛政猛于虎”)

10、然得而腊之以为饵 (腊,把肉晾干; 以为,把„„制成)

11、岁赋其二 (赋,征收)

12、而乡邻之生日蹙 (蹙,窘迫)

13、则熙熙而乐 (熙熙,快活的样子)

14、以俟夫现人风者得焉 (俟,等待 焉,代词,指这篇文章)

15、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 (谁知道赋敛杂税的毒害有比这毒蛇更厉害呢!)

【古今异义】

1、向吾不为斯役 (古:假使 今:方向)

2、则久已病矣 (古:困苦不堪 今:生病)

3、以尽吾齿 (古:岁月 今:牙齿)

4、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 ( 古:可以用来 今:能够)

5、去死肌 (古:去除 今:到...地方)

6、往往而死者相藉也 (古:到处 今:常常)

7、汪然出涕曰 (古:眼泪流出来的样子 今:水深的样子)

【词类活用】

1.然得而腊之以为饵 名词作动词,把肉晾干 2.岁赋其二 名词作状语,每年

3.岁赋其二 名词作动词,征收赋税 4.而乡邻之生日蹙 名词作状语,一天天

5.殚其地之出 动词作名词,指地里的收成 6. 竭其庐之入 动词作名词,指家里的存粮

7. 君将哀而生之乎 形容词作动词,使„„活下来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