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王实甫《西厢记》之崔张爱情观

读后感admin62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22日发(作者:可恶的小偷)

王实甫《西厢记》之崔张爱情观

摘要:爱情是青涩质朴,是生活的升华。王实甫的《西厢记》爱的过程轰轰烈烈,爱的结果圆满美好,敢于打破世俗礼教的束缚,追寻自己期待的爱情,有情人终成眷属。本文通过分析崔莺莺与张生的爱情观来重新审视二人情感变化,以期加深现代社会对爱情的期待与探索。

关键词:《西厢记》、崔莺莺、爱情观、礼

作为我国古代戏剧艺术的杰出代表,王实甫的《西厢记》以毫不掩饰的方式呈现了对至真之情的歌颂,走出不同于前人创作的爱情婚恋题材旧有模式,是一部具有开创性的伟大作品。正如王应奎在《柳南随笔》中所说:“王实甫《西厢》曲之最工者也”,成功地塑造了崔莺莺、张生、红娘、和老夫人等一系列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一、文本简介

王实甫的《西厢记》全称《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是在唐代文学家元稹的传奇《会真记》和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的基础上创新而来,共五本二十折,在每一本第四折的末尾,既有“题目正名”来标志故事到达转折性段落,又有“络丝娘煞尾”一曲,起到了承上启下沟通前后两本的作用,同时借鉴了院本和南戏的演出形式,通过巧妙的戏剧冲突更加细腻的塑造了人物性格;王实甫《西厢记》突破了《西厢记诸宫调》中莺莺与张生的连理是“才”与“貌”的结合,而强调他们人性的自主,是“情”的结合,是封建时代思想进步潮流对落后的、压抑人性的框架的突破,是对封建礼教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制度的大胆挑战。

二、莺莺爱情观的原因分析

提到《西厢记》,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是张生和崔莺莺之间难舍难分的曲折爱情故事,无意之中一场偶遇,却成就了一段脍炙人口的千古奇缘。普救寺内,

张生莺莺情愫互生,张生英雄救美,在即将成为夫妻之时却被老夫人一句“兄妹”打发,可想二人失落难堪的心理落差。贵为相国小姐的崔莺莺,美丽娴静,多才多艺,是一般普通女子难以企及的。而张生虽是尚书后代,但早已沦落为穷困的白衣书生,张生与莺莺之间的门不当、户不对,是老夫人食言的根本原因,相比较之下,老夫人眼中门当户对的公子郑恒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在书中,莺莺可以说是被王实甫塑造的有血有肉,活灵活现,符合生活的真实性与可能性。“针黹女工,诗词书算”样样精通,美丽容貌和身后的背景,要求她只能按照封建礼教的道德约束把自己困在寂寞的深闺之中,既无法排遣青春少女应有的悸动与苦闷,也难以突破日复一日的封建束缚。久在闺阁中的女子多是压抑的,对不学无术的未婚夫郑恒自是抵触,而张生生的俊朗,又如天神一般救自己于水火,春心萌动,芳心暗许是意料之中的。她有大胆追求爱情的勇气,也有羞涩少女的矜持,不甘于屈从封建礼教下包办婚姻,大胆追求自己所爱,在那个时代是难能可贵的。

莺莺从小便养在深闺之中,同那个时代所有女子一样接受着教育的束缚,“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礼”是一切行为的准则,是无处不在的。礼是规范,是约束,但莺莺正是青春萌动的年龄,身体的发育、大脑激素的分泌等都意味着她不可能像历经世事的老夫人一样死气沉沉接受礼的束缚,年轻代表着希望,虽有无知者无畏之嫌,却也是进步发展的动力源泉。莺莺的内心无比渴望与张生结成连理,但又不想违背从小受到的教育,但内心一旦有了开脱,总会找到合理的理由说服自己;因为普救寺内退敌相许的承诺,莺莺便有了自己的心理安慰,也就是在一定程度来说,莺莺与张生的结合是合乎礼法规范的,在没有道德上的压力之后,莺莺很容易冲破了心理上的重重阻碍,能够“不恋豪杰,不羡骄奢”,自愿的说出“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在老夫人逼迫张生赶考,并要求他获取功名才可求娶莺莺时,莺莺则是认为“蜗角虚名,蝇头微利”,对待功名的态度和老夫人完全的相反,认为在爱情与功名之间,幸福美满的婚姻比高中状元更重要。正如文中所写道:“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虽然我对崔莺莺的观点持怀疑态度,但可以看出她对张生的真情确是从“此一行得官不得官疾便回来”完全体现出来,与老夫人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三、张生爱情观的原因分析

从张生的角度来说,普救寺挺身而出,对莺莺一见钟情,始于颜值,忠于品质,刚开始或许是出于外在长相,但绝非登徒子之辈,发乎情,止乎礼,后来随着二人的不断接触,对莺莺的一颦一蹙完全着了迷,张生在刚开场时就发出过“学成满腹文章,尚在湖海飘零,何日得遂大志”的感慨,可以看出张生在和莺莺相遇之前,是有志于求取功名且将功名看的很重。但是在普救寺偶遇莺莺之后,则说出是“正撞著五百年前风流业冤”。于是他放弃去京师科考,而是向长老借半间房,早晚温习经史。张生也想通过科考改变人生命运,但却为了一个只缘一见的女子,把最重要的进京赶考抛之脑后,可见对莺莺的迷恋之深。富家千金的青涩娇羞无疑对落魄公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张生对莺莺的才情欣赏,勇敢回应莺莺的情感。同时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经济独立决定生活独立,民间俗语贫贱夫妻百事哀,是有现实依据的,张生为莺莺、为自己、为老夫人的条件前往京城赶考,可见其担当,是张生对莺莺更高级形式的爱,不仅仅是当下的欢娱,更是长久的人生打算;张生也是一个忠于爱情的“志诚种”,中举之后并没有因身份地位的变化而另娶高门助力仕途,而是急着赶回来与莺莺团聚,正是因为爱情没有任何功利目的,所以才避免了类似高明《琵琶记》中蔡伯喈软弱形象的发生。

四、结语

综上,王实甫的《西厢记》之中张生与崔莺莺可以说是双向奔赴、不含功利杂质的一对恋人形象,张生与莺莺的互相吸引,展现出人性自然情感的流露,二人的美好结局,也应了文中那句“永老无别离,万古常完聚,愿天下有情的都成了眷属”的美好愿景,对后世人的意识觉醒具有重要的启蒙作用。

参考文献:

[1]陈禹锡.西厢故事演变中的婚恋观[J].湖北文理学院学报,2022,第43卷(1): 45-49

[2]刘紫璇.从崔莺莺的情感发展看《西厢记》女性观的局限[J].名作欣赏,2020,(14): 165-167

[3]赵秀凤.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浅谈《西厢记》中的爱情观[J].牡丹,2015,(10): 29-30

[4]崔花云.论《西厢记》对传统世俗婚姻观念的突破[J].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2): 95-96

[5]安家琪,刘顺.中国古典戏曲中“后花园”意象探微——以《牡丹亭》《西厢记》《墙头马上》为例 [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12) .

[6]吴昊.文学语境意义生成机制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21年版.

作者简介:吴佳霖(2002——),男,汉族,辽宁鞍山人,渤海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本科在读。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