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课外文言文原文译文35篇

读后感admin40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22日发(作者:环保创意作品)

文言文翻译训练题

1列子学射,中矣,请于关尹子。尹于曰:“子知子之所以中者乎?”对曰:“弗知也。”关尹子曰:“未可。”退而习之三年,又报以关尹子。尹子曰:“子知子之所以中乎?”列子曰;“知之矣。”关尹子曰:“可矣。守而勿失也。非独射也,为国与身亦皆如之。”《列子·说符篇》

怠;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汝遇之甚!蔽之甚!且死,何以货为?”又摇其首,遂弱死。 柳宗元《柳河东集》

11.周人欲为千金之裘而与狐谋其皮,欲具少牢之珍而与羊谋其羞,言未卒。狐相率逃于重丘之下,羊相呼藏于深林之中。《太平御览 符子》

12.庄宗好田猎。猎于中牟,践民田。溪笔谈》

23.披裘公者,吴人也,延陵季子出游;见路有遗金。公当夏五月,披羊裘负薪而过之,季子呼公取焉。公投镰于地,瞑目拂手而言曰:“子何居之高而视之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五月披裘而负薪,岂取遗金者哉?’季子知其为贤者,请问姓字。公曰:“吾子皮相之士,何足语姓字也。”遂去。

2.王元泽(即王雱,王安石的儿子)数岁时,客有以一獐一鹿同笼以问雱:“何者是獐?何者为鹿?”雱实未识,良久,对曰:“獐边者是鹿,鹿边者是獐。”客大奇之。《梦溪笔谈》

3.先公(指欧阳修)四岁而孤,家贫无资。太夫人以荻画地,教以书字。多诵古人篇章,使学为诗。及其稍长,而家无书读,就闾里士人家借而读之,或因而抄录。抄录未毕,已能诵其书。以至昼夜忘寝食,惟读书是务。自幼所作诗赋文字,下笔已如成人。欧阳修《欧阳公事迹》

4.贾岛初赴举,在京师。一日,于驴上得句云:“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又欲“推”字,炼之未定。于驴上吟哦。引手作推敲之势,观者讶之。时韩退之权京兆尹,车骑方出;岛不觉,行至第三节,尚为手势未已。俄为左右拥至尹前。岛具对所得诗句:“‘推’字与‘敲’字未定,神游象外,不知回避。”退之立马久之,谓岛曰:“‘敲’字佳。”遂并辔而归,共论诗道,留连累日,因与岛为布衣之交。宋《诗话总龟 推敲》

5.李超,宇魁吾,淄之西鄙人。豪爽好施。偶一僧来托钵,李饱啖之。僧甚感荷,乃曰:“吾少林出也。有薄技,请以相授。”李喜,馆之客舍,丰其给,旦夕从学。三月,艺颇精,意甚得。僧问:“汝益乎?”曰:“益矣。师所能者,我已尽能之。”僧笑令李试其技。李乃解衣唾手,如猿飞,如鸟落,腾跃移时,诩诩然交叉而立。僧又笑曰:“可矣,于即尽吾能,请一角低昂。”李欣然,即各交臂作势。既而技撑格拒,李时时蹈僧瑕。僧忽一脚挪,李已仰跌丈余。僧抚掌曰:“子尚未尽吾能也!”《聊斋志异》

6.昔者弥子瑕见爱于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至刖。既而弥子之母病,人闻,往夜告之,弥子矫驾君车而出。君闻之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而犯刖罪!”与君游果园,弥子食桃而甘,不尽而奉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而我!”及弥子色衰而爱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尝矫驾吾车,又尝食我以余桃。”故弥之行未变于初也,前见贤而后获罪者,爱憎之至变也。《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7.园中有树,其上有蝉,蝉高居悲鸣,饮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蝉,而不知黄雀在其傍也;黄雀延颈,欲啄螳螂,而不知弹丸在其下也。此三者皆务欲得其前利,而不顾其后之有患也。

8.吕翁经邯郸道上,邸舍中,有少年卢生自叹贫困,言讫思睡,主方炊黄粱。翁探囊中一枕以授生,曰:“枕此即荣遇如意。”生枕之,梦自枕窍入,至一国,功名得意,身历富贵五十年,老病而卒。欠伸而寤,顾吕翁在傍,主人炊黄粱犹未熟。生谢曰:“先生以此窒吾之欲。” 唐·无名氏《异闻录》

9.淳于棼醉梦入大槐安国,见王,王曰:“吾南柯郡,屈卿为守。”凡二十栽,棼欲归,使者送出国,遂悟。寻古槐下,得蚁穴,乃槐安国,又一穴直上南枝,乃南柯郡也。《异闻录》

10.永之氓咸善游。一日,水暴甚,有五、六氓乘水船绝湘水,中济,船破,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其侣曰:“汝善游最也,今后何为?”曰:“吾腰千钱重,是以后。”曰:“何不去之?”不应,摇其首,有倾,益中牟县令当马切谏为民请。庄宗怒叱县令去,将杀之。伶人敬新磨知其不可,乃率诸伶走追县令,擒至马前,责之曰:“汝为县令,独不知吾天子好猎邪?奈何纵民稼穑,以供赋税?何不饥汝县民,而空此地,以备吾天子之驰骋!汝罪当死。”因前请亟行刑,诸伶共倡和之。庄宗大笑,县令乃得免去。《五代史·伶官传》

13.明季吴县洞庭山乡有樵子者,貌髯而伟,姓名不著,绝有力,目不知书,然好听人谈古今事。常激于义,出言辨是非,儒者无以难。尝荷薪至演剧所观《精忠记》所谓秦桧者出,髯怒,飞跃上台,摔秦桧殴,流血几毙。众惊救,髯曰:“若为丞相,奸似此,不殴杀何待?”众曰:“此戏也,非真桧。”髯曰:“吾亦知戏,故殴;若真桧,膏吾斧矣!”明·顾彩《髯樵传》

14.宋濂尝与客饮,帝密使人侦视。冀日,问濂昨日饮酒否,坐客为谁,馔何物。濂具以实对。笑曰:“诚然,卿不朕欺。”间召,问群臣藏否,濂惟举 其善者对,曰:”善者与臣交,臣知之;其不善者,不能知也。”《明史》

15.后汉司马徽不谈人短,与人语美恶皆言“好”。 有人问徽安否,答曰:“好。”有人自陈子死,答曰:“大好。”妻责之曰:“人以君有德,故此相告,何闻 人子死,反言好?”徽曰:“如卿言亦大好。”

16.客有为齐王画者,齐王问曰:“画孰最难者?” 曰:“犬马最难”。“孰最易者?”曰:“鬼魅最易。夫犬马人所知也,旦暮罄于前,不可类之,故难;鬼魅无形者,不罄于前,故易之也。”

17.客有教燕王为不死之道者,王使人学之,所使学者未及学而客死。王大怒,诛之。王不知客之而诛学者之晚也。

18.宋有澄子者,亡其缁衣,顺涂以求之。见妇人衣缁衣焉,援之而弗舍。曰:“而以为是偿我矣。”妇人曰:“公虽亡缁衣,然此吾所自为者也。”澄子曰:“而弗如速以傍我矣!我昔所亡者,纺缁也;今子之所衣者,禅缁也:以禅缁而当我之纺缁也。而岂有所不得哉!”《吕氏春秋》

19.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又有忧彼之所忧者,因往晓之,曰:“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奈何忧崩坠乎?”《列子·天瑞》

20.起之为将,与士卒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行不骑乘,亲裹赢粮,与士卒分劳苦。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母闻而哭之。人曰:“子卒,而将军自吮其疽,何哭为?”母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旋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

21.广出猎,见草中石,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广所居郡,闻有虎,尝自射之。及居右北平,射虎,虎腾伤广;广亦竟射杀之。

22.祥符中,,禁中火。时丁晋公主营复宫室,患取土远。公乃令凿通衢取土,不日皆成巨堑。乃决汴水入堑中,引诸道竹木排筏及船运杂材,尽自堑 中入至宫门。事毕,却以斥弃瓦砾灰壤实于堑中,复为街衢,一举而三役济,计省费以亿万计。《梦明 黄姬水《贫士传》

24.许衡尝暑中行路,渴甚,道旁有梨,众争取啖,衡独危坐树下,或问之,曰:“非其有而取之不可也。”或曰:“此梨无主。”衡曰:“梨无主,吾心独无主乎?”《元史》

25.晋平公问于祁黄羊曰:“南阳无令,谁其可而为之?”祁黄羊对曰:“解狐可。”平公曰:“解狐非子之仇邪?”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仇也。”平公曰:“善。”遂用之,国人称善焉。居有间,平公又问祁黄羊曰:“国无尉,其谁可而为之?”对曰:“午可。”平公曰:“午非子之子邪?”对曰:“君问可,非问臣之子也。”平公曰:“善。”《吕氏春秋》

26.牛弦,性宽厚,笃志于学,虽职务繁杂,书不释手。弟弼好酒而酗,尝醉射杀弦驾车牛。弦还宅,其妻迎谓曰;“叔射杀牛。”弦无所怪问,直答曰:“作脯。”„„颜色自若,读书不辍。

27.(张)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遍,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笔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沃汤数次。后名读书之斋曰“七录”。

28.鲁有执长竿入城门者,初竖执之不可入,横执之亦不可入,计无所出。俄有老父至,曰:“吾非圣人,但见事多矣!何不以锯中截而入!遂依而截之。《笑林》

29.孟子少时,东家杀豚,孟子问其母曰:“东家杀豚何为?”母曰:“欲啖汝。”其母自悔而言曰:“吾怀妊是子,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胎教之也,今适有知而欺之,是教之不信也。”乃买东家邻豚肉以食之,明不欺也。汉 韩婴《韩诗外传》

30.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观。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31.陈群幼贫甚,隆冬早起读书,灶无宿薪,汲井水盥手,肤为之坼。未弱冠,依人京师,佣书糊口。冬无裘,入市以三百钱买皮袖自缀于袍,钞纂益力。逾数年旋里,课两弟读书于南楼,去梯级,缒绳送饮食,岁除始一下楼。如是者二年,学大进。陈康祺《郎潜纪闻》

32.齐女徐吾者,与邻妇合烛夜织,吾贫而烛不继,邻妇请先无与夜。徐吾曰:“妾日起常早,去常后,扫尘以待,为贫故也。今一室之中,益一人烛不为益明,去一人烛不为暗,何爱东壁馀光?幸分之!”邻妇遂复与织。刘向《烈女传》

33.鲁人身善织屦,妻善织缟,而欲徙于越。或谓曰:“子必穷矣。”鲁人曰:“何也?”曰:“屦为履之也,而越人跣行;缟为冠之也,而越人被发。以子之所长,游于不用之国,欲使不穷,其可得乎。”《韩非子·说林上》

34.宋人有取道者,其马不进,刭而投之溪水。又复取道,其马不进,又刭而投之溪水。如此者三,虽造父之所以威马,不过此矣。不得造父之道,而徒得其威,无益于御。《吕氏春秋 离俗览》

35.张无垢谪横浦,寓城西宝界寺。其寝室有短窗,每日昧爽,辄执书立窗下,就明而读。如是者十四年。及北归,窗下石上,双趺之迹隐然,至今犹存。

文言文翻译参考答案

1.列子学习射箭,已经能射中了。才去向关尹子请教。关尹子说:“你知道你能射中的缘故吗?”列子回答说:“不知道。”关尹子说:“还不行。”列子回去继续学习了三年。又把学习的情况报告了关尹子。关尹子说:“你知道你能射中的缘故吗?”列子回答说:“我知道能射中的缘故了。”关尹子说:“可以啦,要牢记住这个道理,不要轻易地丢掉。不仅学习射箭是这样,治理国家和修身做人也都应是这样。”

2.王元泽不几岁的时候,有个客人把一只獐和一只鹿同装在一个笼里来问王雱:“哪一只是獐?哪一只是鹿?”王雱其实不能识别,过了一会儿,他回答说:“在獐旁边的那一只是鹿,在鹿旁边的那只是獐。”客人对他的聪明非常惊讶。

3.先祖欧阳公四岁就死了父亲,家境贫寒,没有钱供他读书。太夫人用芦苇秆在沙地上写画,把书上的字教给他。还教他诵读许多古人的篇章。又要他学作诗。到他年纪大些了,家里没有书可读,便到村中读书人家借书来读,有的书读完了便抄下来,没有抄完,已能背出来了。就这样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一味专心致志地读书,从小所写的诗、赋文字,下笔就有成人那样高的水平了。

4.贾岛初次赴考,住在京城里。有一天,他在驴背上得了两句诗,诗句是:“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又想用“推”字来替换“敲”字,反复地琢磨不定,坐在驴背上吟咏,伸手比着推和敲的姿势,看到他这样子的人都很惊讶。这时韩愈正代理京兆尹,带着车马出巡;贾岛没有发觉,直撞到第三节的仪仗队里了,还不停地比画着手势。于是一下子就被左右的侍从推拥到京兆尹面前。贾岛便把得到的诗句都告诉了韩愈:“‘推’字还是‘敲’字没选定,想得出了神,就没觉察到要回避。”韩愈停住马想了好一会儿,对贾岛说:“‘敲’字好。”两人于是并排地骑着马回府,一道探讨写诗的方法,留连忘归,一连好几天。韩愈就这样跟贾岛结成了好朋友。

5. [点析]李超,字魁吾,淄川西边的人。为人豪爽,喜欢施舍。偶然有一和尚来化缘讨饭,李超给他吃得饱饱的。和尚非常感激,便说:“我是少林寺出身的,略有一点拳技,请让传授给你。”李超很高兴,就留他住在客房里,供给得很丰富,早晚跟着学拳技。几个月后,拳术比较出色了,非常得意。和尚问他:“你觉得有进步吗?”李超说:“进步了,师傅的本事,我都能掌握了。”和尚笑着叫李超试一试拳技,李超便解开衣裳,吐口唾沫在掌里,(展开身手),活象猿飞鸟落,腾跳跃动了好—会,显出沾沾自喜样子,两手叉腰站着。和尚又笑着说:“行了,你差不多都掌握了我的拳技,请比一比高低吧。”李超很得意,于是各人抱拳作势,开始交锋,不一会儿,互相扭抱格斗抵挡,李超不时地钻着和尚的空子,施展拳技。突然和尚飞起一脚,李超仰身跌出一丈多远。和尚拍着手说:“你还没全部掌握我的本事吧。”

6.以前,弥子瑕受到卫君的宠爱。卫国的法律,私下偷用国王车子的人受到砍脚的惩罚。后来弥子瑕的母亲病了,有人听说,晚上赶去告诉他,弥子瑕假称国王的命令驾着国王的车子出去。卫君听说这件事称赞弥子瑕说:“真是孝顺啊!为了母亲的缘故(不怕)犯砍脚的罪!”(有一次)弥子瑕跟卫君一道游果园,弥子瑕吃桃子觉得很甜,没有吃完就献给卫君。卫君说,真是爱我啊!不顾自己爽口却想到了我。”等到弥子瑕姿色衰退,卫君对他的爱

也就减弱了。(后来弥子瑕)得罪了卫君,卫君说:“这个人曾经假称王命私下驾我的车子,又曾经把吃剩的桃给我。”可见,弥子瑕并没有改变当初的行为,原先受到称赞而后来却(因此)招来罪过的原因,是因为爱和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7.花园里中有树,树上有蝉,蝉高居树上,一味悲鸣,吸吮露水,不知道螳螂在它的后面,螳螂紧挨着树枝弯起前肢,将要捕食蝉虫,但它又不知道黄雀在自己的旁边;黄雀伸长了颈子,将要去叮啄螳螂,但它又不知道有人在树下手拿着弹弓,安上弹丸正要射它。蝉虫、螳螂、黄雀这三种动物都专力想要得到眼前的利益,却不顾潜伏在它身后的祸患。

8.吕翁经过邯郸的路上,在旅馆舍中,有个姓卢的年轻人叹息自己很贫穷困苦,税完想睡,店主人正煮黄粱。吕翁伸手从布袋里拿出一个枕头交给那姓卢的年轻人;说:“枕上这个枕头就可以得到美好的遭遇而使你样样满意了。”姓卢的年轻人枕着以后,梦见从自己枕头的小孔进到一个国家做官非常得意,亲身享受富贵五十年,年老生病而死。这时,伸伸懒腰,打个哈欠就醒了,回头看到吕翁还在身旁,店主人煮的黄粱还没有熟。姓卢的年轻人感谢吕翁说:“先生用个枕头堵住了我心中的私欲。”

9.淳于棼醉后睡梦到了槐安国,见到槐安国的国王,国王说:“我的南柯郡,姑且委屈您做大守。”一共二十年,淳于棼想回家,使者送他出国,于是醒了。找到古槐树下,看到蚂蚁的巢穴,这就是槐安国,又有一个洞一直通到南面的树枝上,这就是南柯郡了。

10.永州一带的人民都很会游泳。一天,水突然涨起很大,有五、六个人乘着小船横渡湘江,渡到江中,船破了,有一人用尽全力来游却不能和平常一样,他的同伴说:“你最会游水,今天为什么落后了?”他说:“我的腰带上系着很重的千文钱,因此落后了。”他的同伴说:“为什么不丢掉它?”这个人不做声,摇着头,过了一会儿,更加往下沉;已经游过河的人,站在岸上大场呼喊道:“你太愚蠢了!太不肯接受别人的意见了!眼看将要死,还不愿丢掉身上的钱,留着干什么?”那人又摇头,之后就淹死了。

11.在周的地方有一个人,想做一件价值千金的狐皮袍子,便与狐狸商议要它的皮,想准备珍美的猪羊祭品,便与羊磋商要它的好肉。话没说完,狐狸便成群地逃到深山里,羊互相呼唤藏到深林中。

12.庄宗喜欢打猎,在申牟县打猎时,踩坏了老百姓的田地。中牟县的县令迎着庄宗的马头,替受损失的群众恳切地提出了意见。庄宗怒气冲冲地叱退县令,还要杀死他。一个做戏的人敬新磨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于是率领一班戏子跑去追上县令,把他抓住到庄宗的马前,斥责他说:“你当县长,难道不了解我们的天子喜欢打猎吗?为何纵容老百姓耕种庄稼,用来供给国家的赋税?为什么不让你县里的人民饿着肚子,空出这片土地,好让我们的天子骑马奔驰?你的罪是该死的。”于是到庄宗面前请求赶快执行死刑,一班戏子也都随声附和这样处理。庄宗明白了,大笑起来。县令才得免罪离开。

13.明朝末年,吴县的洞庭山有个打柴人,满脸大胡子,状貌很魁伟,姓名不为人所知,极有力气,眼不识字,但是喜欢听别人谈论古往今来的事情。有时因受正义感所激动,说出话来,争辩是非得失,有学问的人也没办法难住他。(有一次)他背着柴到戏场看《精忠记》,那个扮秦桧的演员上场了,这位大胡子愤怒得很,一个飞步跳上台,摔倒秦桧,把他殴打得鲜血直流,几乎要死。众人惊恐地来救,大胡子说:“他做丞相,奸恶成这个样子,不打死他还等什么?”众人说:“这是演戏,不是真秦桧。”大胡子说:“我也明白这是演戏,所以就打他一顿;如果真是秦桧,早要他的血肉润滑我的斧头了!”

14.宋濂曾与客人饮酒,明太祖暗地派人察看。第二天,他问宋潦昨天是否饮过酒,在坐客人是谁,吃什么东西。宋濂全都按事实回答。太祖笑道:“的确是这样,你没欺骗我。”隔了些日子,太祖又召宋濂去,问到关于群臣的好坏,宋濂只挑那些好人好事作回答,并说:“正派人和我交游,我了解他们;那些不良之辈(不跟我来往),我不了解他们。”

15.东汉的司马徽不谈论别人的短处,跟人谈话,不管好和坏都说:“好。”有人问司马徽平安吗,他回答说:“好。”有人说自己的儿子死了,司马徽回答说:“很好。”他的妻子责备他说:“别人认为你有道德;所以才把事情告诉你,为什么听到人家的儿子死了,反而说好呢?”司马徽说:“像您的话也很好。”

16.有位给齐王绘画的人,齐王问他说:“画什么东西最难?”他说:“画狗和马最

难。”问:“什么东西最容易画?”又说:“鬼怪最容易画。因为狗和马是人们熟悉的东西,整天出现在人们面前,不容易画得跟他们相象(稍画得不象,人们就能看得出来),所以难画。鬼怪是无形的东西,从来没出现在人前所以容易画呵。

17.有一客人要教给燕王长生不死的法术,燕王便派人去学习它。派去的人没有来得及学,那个客人就死了。燕王十分恼怒,把派去的人杀了。燕王不明白是那个客人欺骗了自己,却认为是被派的人去得太迟,因而把他杀掉。

18.宋国有个叫澄子的人,遗失了他的黑色的衣服,就沿着路去寻找。他看着一个妇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就上前去扯住不肯放手。澄子说:“你把这件黑衣服还给我呀。”妇人说:“你虽然丢了黑色的衣服,但这件却是我自己做的啊。”澄子又说:“你不如赶快把它归还吧!我原来遗失的,是黑色的夹衣;现在你所穿的,是黑色的单衣,用黑单衣来抵我的黑夹衣,难道还有什么划不来吗?”

19.春秋时候,杞国有一个人,忧虑天会崩塌,地会陷落,自己无处安身,便整天地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另外有个人,又替这个人的忧虑担心,就跑到他那儿去向他解释道:“天不过是堆积起来的气体,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气,你一屈一伸,一呼一吸,处处接触着气,整天在天里面活动,为什么还怕天会崩塌呢?”

20.吴起做魏国的将军,跟最下等的士兵同穿同吃。睡的时候不铺席子,外出不骑马不坐车,亲自背吃剩的粮食,跟士兵分担劳苦。士兵有生毒疮的,吴起用嘴帮他吸脓血。士兵的母亲听到这事大哭起来。别人说:“你的儿子是兵啊,但将军却亲自给他吸毒疮,你为什么还哭呢?”那士兵的母亲说:“不是这样啊。以前吴将军给我儿子的父亲吸毒疮,他父亲作战时(英勇顽强)一点也不后退,于是就死在敌人手里。吴将军现在又给我的儿子吸毒疮,我不知道他会死在什么地方啊,因此哭他。”

21.有一次,李广出去打猎,看见草丛中的一块大石头,认为是老虎,于是就用箭去射它,箭射中石头,箭头都陷了进去,走近去看它,原来是一块大石头。于是再一次射它,终于射不进那块石头了。李广在所住的那个郡,听说有老虎,他常亲自去射虎。后来住在右北平时,有一次李广去射杀老虎,虎腾跃扑来,抓伤了李广。但李广终于把老虎射死了。

22.祥符年间,皇宫中失火。当时由丁晋公负责修复宫室,担忧取土太远。丁晋公就下令开挖大路取土。没几天,大路就变成了巨沟。于是挖开汴河水流进沟里,使各地的竹排木筏及船装的杂材,都从沟里直进宫门,宫室修完后,再把废弃的瓦砾灰土填塞到沟里去,重新又成了大道。一个行动而使三个工程同时完工,总共节省数以亿万计的费用。

23.披裘公是吴地人。延陵季子外出,看见路上有别人丢失的金子。披裘人在盛夏五月里,披着羊皮袄背着柴经过这里,季子叫他捡起来。披裘公把镰刀丢到地上,眯上眼,将手一甩,说:“你何以地位那么高而眼光那么浅,外貌高雅,说话却那么粗俗?我五月天披着皮衣背柴,难道就是捡人家丢失的金子的人吗?”季子知道他是个有德行的人,便同他的姓名。披裘公说:“你是个浅薄的人物,哪里值得向你通名道姓呢!”接着就走了。

24.许衡曾经在大热天走路,非常口渴,路旁有一棵梨树,很多人都争着摘树上的梨子来吃,只有许衡一个人端正地坐在梨树下,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摘梨子吃。”许衡说:“不是自己的梨子,摘取卞来吃是不行的。”又有人说:“这棵梨树是没有树主的。”许衡说:“梨树没有主,难道我们心中也没有主吗?”

25.晋平公问祁黄羊说:“南阳没有县令,谁可以去担任?”祁黄羊回答悦:“解狐可以。”平公说:“解狐不是你的仇人吗?”祁黄羊回答说:“您问的是谁可以担任南阳的县令,并不是问谁是我的仇人啊!”平公说:“好啊。”于是就任用他,全国的人都说好。过了不久,平公又问祁黄羊说:“国家没有尉官,谁可以担任?”祁黄羊说:“午可以担任。”平公说:“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黄羊回答税:“您问的是谁可以担任尉官,并不是问谁是我的儿于啊!”平公说:“好。”

26.牛弦,性情宽宏忠厚,在读书学习上专心致志,即使事务繁多杂乱,书也从不离开他的手。他的弟弟牛弼喜欢喝酒而且经常饮酒过度而发酒风,曾经有一次酒醉后用弓箭射死牛弦驾车的牛。牛弦回到家里,他的妻子迎上前去对他说:“你的弟弟射死了你用来驾车的那头牛。”牛弦丝毫没有责怪的话,只是回答说:“做成肉干就是了。”脸上表情像往常一样,依然读书不止。

27.张溥幼年爱好学习。所读的书一定要用手抄过,抄过完了朗读一遍,即把它烧掉;烧完又抄。像这样反复六七次才作罢。右手握笔管的地方,手指和手掌都起了老茧。冬天手的皮肤冻裂了,每天用热水烫好几次。后来他的书房取名叫做“七录”。

28.鲁国有个拿着长竹竿进城的人,开头,竖着拿不进去,横着拿也进不去,别的办法实在想不出来了。过了一会儿,有位老头走过来,看到这种情况后说;“我不是圣人,但见到的事情多啦!你为什么不用锯子从中间截断了再拿进城呢?”于是,那人就按照老人讲的办法,把竹竿截断了。

29.孟子小时候,一次东邻杀猪。孟子问他的母亲说:“东边邻家杀猪干什么?”他母亲脱口回答说:“要给你吃。”说完之后,母亲深感懊悔的说:“我怀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席位摆得不端正不坐,肉食切不方正不吃,为的是对他进行胎教;现在他刚刚懂事,却去欺骗他,这是教他不诚实啊。”于是就买东家的猪肉给他吃,表明不欺骗他。

30.管宁和华歆一起在园子里翻地种菜。看到地上有片金子,管宁还是挥动锄头,把它看作石子一样,华歆拾起来又扔去了。两人又曾经坐在一张席子上读书,有个坐着轿子穿着礼服的贵官从门前经过,管宁照旧读书,华歆却放下书本跑到外边去观看。管宁把坐的席子割成两片,跟华歆分开来

坐,并说:“你不是我的朋友。”

31.陈群小时候很贫穷,极冷的冬天早上起来读书,灶里没有过夜的柴火,打井水来洗手洗脸,皮肤都冻裂了。还不到二十岁,就到京城里投靠别人,靠帮别人抄写度日。冬天没有皮衣,到市场上用三百钱买皮袖子,自己把它缝到布袍上面去,抄写更加努力。过了几年回到家乡,教两个弟弟在南楼读书,把梯子抽掉,用蝇子吊送饭菜和茶水,年终才下一次楼,这样坚持了两年,学问有很大进步。

32.齐国有一个叫徐吾的女子,跟邻家的妇女合伙出钱买蜡烛晚上织布。徐吾家穷,不能继续出钱买蜡烛,邻家的妇人就叫她晚上不要来 了。徐吾说:“我每天常常是很早就来,常常是最后回去,把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来等待织布,就是因为穷啊,现在整个房子里边,增加一个人蜡烛不会更加亮,减少一个人蜡烛不会因此而变暗,何必吝惜照在东边墙壁上剩余的烛光呢?请把它分给我吧!”邻家的妇人于是跟她一起织布。

33.鲁国有一个人自己很会编织麻鞋,他的妻子很会织绢。他们想迁移到越国去。有人告诉他说:“你到越国去一定会穷困的。”那个鲁国人说:“为什么呢?”这个人告诉他说:“你们编的麻鞋是给人穿的,而越国人却是光着脚走路的;你们织的绢是用来做帽子的,而越国人却是披着头发,不戴帽子的。凭着你这样的技艺,迁到技艺用不上的国家去,想要不贫穷,那能做得到吗?”

34.宋国有个赶路的人,他驾驭的马不肯走,就拔剑把马杀掉扔到山溪中去。又驾上另一匹马赶路,马还是不走,又把它杀掉扔到山溪中。像这样连续干了三次,即使是像造父那样用威力来驯服马,也不会超过这样了。没有掌握造父驭马的方法技术,而只效法他的使用威力,是没有办法驾驭好马的。

35.张无垢被降职到横浦,住在城西宝界寺。他住的房间有一扇短窗,每天天将亮时,他总是拿着书本站在窗下,就着微弱的晨光读书。这样一直坚持了十四年之久。等到他回到北方时,在窗下的石头上,双足留下的脚印还隐约可见。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