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词语库(www.ciyuku.com)为您提供经典词语解释、词语大全、造句、诗词诗句、名言名句、网络词语等。这是一个文学天堂,来到这里你可以学习词语知识并与网友交流。美文赏析,范文大全,优秀作文,心情日记。

中国的民间传说故事民间传说故事大全300

读后感admin33浏览0评论


2024年1月11日发(作者:祝福情侣)

中国的民间传说故事|民间传说故事大全300

腾冲是云南边陲的一座老城,云州县衙就设在城中。腾冲自古繁华,是玉石交易的重地,从缅甸采来的玉石毛料源源不断地运往这里。

翡翠被开采出来之前,包裹在石头里面,这叫玉石毛料。有经验的人通过观看毛料的石质与石色,来判断里面有没有翡翠,有多少,品质有多高,这就叫“赌石”。赌石具有极大的风险性,玉石界有一句行话,叫做“神仙难断寸玉”,一夜暴富和一夜破产的现象比比皆是,所以有人称赌石是“疯子买卖”。

在腾冲,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人人都热衷于赌石。十年前,云州县令将本县三年来上缴朝廷的税款一百万两白银,输给了腾冲的赌石大王万石通,一时惊吓过度,悬印于梁上,只身逃往缅甸,从此亡命天涯。据说,万石通此后整整十年没有涉足赌石交易,一来是赌石生意风险太大,二来是几千几万两的小生意他也懒得出手了。

时值清末,局势动荡,传说八国联军已经打到紫禁城了。这一年,云州县不幸遇到了百年罕见的大旱,半年没有下一滴雨。整个云州颗粒无收,无数灾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新任的云州县令林文腾走马上任了。听说,他是带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姨太太来的。灾民们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半截。果然,林文腾一上任。就大肆接受玉石商人的祝贺,在庆福斋摆了十天的酒宴,请了戏班子连演十天,收的礼金装了好几马车。灾民们日盼夜盼,本指望盼来一个清官救民于水火,没想到盼来这样一个昏官,不少灾民见没了指望,开始外出逃生。

更要命的是,林文腾上任不久就迷上了赌石。一些玉石商人巴结他,明摆着让他小赚了几笔,没想到他越发得意,以为是福星降临,整日里大街小巷搜寻石头。

过了不久,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灾民中流传开来,据说,朝廷已向云州拨下了三十万两赈灾银。听到这个消息,万石通心里一动,想起十年前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赢来那笔白银,现在他又打起了这三十万两赈灾银的主意。林文腾看起来比十年前那个县令更昏庸,要是引诱林文腾用这笔赈灾银来赌石,不是天降横财吗?当下,他要迫切打听到这个消息的可靠性。

这天傍晚,万石通瞧见县衙的刘师爷从一家酒楼里出来,便跟上去,向刘师爷的门袋里塞了几张银票,赔笑着问道:“刘师爷,向您老打听个事,听说朝廷的赈灾银下来了,请问有这回事吗?”刘师爷乜斜着眼,点了点头。

“那,具体数目是多少,灾民们关心得紧呢。”万石通装出一副菩萨心肠。刘师爷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三根手指。“三万两?”万石通试探道。刘师爷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肯定地说:“三十万两!”万石通心里一阵狂喜。

没想到,第二天,刘师爷就来到了万石通的府上,说林大人久闻赌石大王的盛名,请他过去帮忙看一块石头。

万石通很快到了县衙,仔细看过林文腾花五万两银子买来的石头。他极其失望地指着石头说:“林大人,你看,这是一块栗色的石头,上面有条蟒带,里面本应有绿,可惜这外面还有几块癣,俗话说‘癣吃绿’,林大人,请恕小人直言,你这块石头就是块砖头料。”

林文腾瞧着万石通,笑眯眯地说道:“本官玩石头图的就是个乐子,现在,我想把这块石头卖给你,你出多少钱?”万石通哭笑不得,结结巴巴地说:“大人,我,我……最多只能出三千两。”没想到林文腾一拍手说:“行,总比一文不值的好,成交!”

回家后,万石通压抑着内心的兴奋,在石头上开了一个小天窗,果然,里面有一团高绿,是纯正的翡翠。一般人哪里知道,这石头的癣有“软癣”和“硬癣”之分,软癣死,硬癣活。这块石头上的癣,万石通用手指掐过,是硬癣。万石通吃的就是官爷这些冤大头。

说来真巧,第二天,万府来了几名收购石头的客商,他们都是从京城来的大老板,在腾冲呆了好多天了。他们手里的银票一个比一个多,天天催着要翡翠。一转手,万石通三千两买来的石头卖了十万两。小试牛刀,万石通兴奋不已。

几天后,腾冲城来了一些受重伤的石工,都是从缅甸抬过来的。随后,一个惊人的消息在玉石商人中秘密传开了:在一家采石场里,两支采石队同时发现了一块奇石,都想据为己有,结果火并起来。在打斗中,死了三人,重伤三十多人。采石场老板急于要钱善后,就将这块奇石卖了,有“神眼”之称的北方玉石商人舒天鹰捷足先登,以五十万两白银购得。近日,舒天鹰就要携这块奇石来腾冲召开赌石大会。

万石通听到这个消息,极为兴奋,真正的奇石,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才得一见,可遇而不可求。凭感觉,他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再说,他已经收了好几位京城老板的订金,错过这个机会,到时拿什么去交货?通过秘密接触,舒天鹰基本同意将那块奇石卖给他。

赌石大会在腾冲野外的一个山洞里秘密举行。舒天鹰是一个精干的老头儿,双目如电,炯炯有神。他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块石头。这块石头约有二百斤重,皮壳上全是松花,石头在争斗中被铁锤碰去了一个角,无形中在给它开了一个小天窗,里面露出极其罕见的春带彩。春指紫色的翡翠,彩指纯正祖母绿,春带彩就是指翡翠上有紫有绿。这是一块极其罕见的玉石毛料,难怪两家采石队会火并。

今天被邀请来的买家,都是腾冲久负盛名的大玉石商,随身携带的银票少于五十万两的一律被拒之门外。大家虎视眈眈,都想将这块奇石据为己有。

竞价开始了,竞争异常激烈。万石通最具优势,当他将价格报到三百万两时,再也没有人应声。

万石通有些洋洋得意,就在这时,只听见山洞外有人大叫一声:“等一等!”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林文腾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他的衣服上尽是尘土,头上的官帽也歪了,狼狈不堪。他的身后,几个衙役抬着一顶轿子。

林文腾进入山洞,上气不接下气地指责道:“昨晚酒喝多了,睡……睡过了头,你们……这帮奸商,这……这么大的生意也不禀报本官一声。”舒天鹰说道:“请大人谅解,今天只论实力,不论身份。慢,你身后的轿子里是谁?”说着,他一把掀开了轿帘。

轿子里并没有人,当中摆着一个大口袋,里面全是一沓一沓的崭新银票。在场的商人都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可这情景还是把大家看傻了。

万石通暗叫不好,今天的赌石大会,他和舒天鹰之所以秘密召开,就是不想让林文腾参加,他是个不按规则办事的人。可没想到这个疯子县令还是得到了消息,看来自己要稳操胜券是难上加难了。

果然,林文腾连石头也没看一下,一开口就报出了四百万两。就在这时,一个衙役跌跌撞撞地冲进山洞,说道:“大人,数百灾民冲进县衙,砸了大堂,说是要赈灾银。”林文腾“啪”地给了那衙役一个大耳光,大吼道:“全给我抓起来,扰了本官的兴致,我要你的狗头!”

万石通暗暗叫苦,这毕竟是笔惊人的生意,弄不好自己多年的积蓄血本无归,想到这里,他对舒天鹰说道:“为了准确起见,舒老板,我要擦一下石头再报价,可以吗?”舒天鹰说道:“行。”万石通拿过一块砂条,“嚓嚓嚓”,在石头的天窗边用力擦了几下,只见又是一片春带彩。万石通的心里更有了底,开口报价道:“四百一十万两!”

林文腾见状说道:“好,大人我不懂石头,但我就是喜欢做大生意,四百二十万两!”

万石通恨不得一刀捅了这个疯子,要不是他,这块奇石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他咬了咬牙说道:“四百五十万两!”

林文腾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他挥了挥手说:“今天真他妈的扫兴,本官只有四百三十万两,走吧!”说着爬上轿子,和衙役们灰溜溜地走了。

万石通心里恨死了这个疯子县令,只一刻工夫,林文腾一来一去,自己就白白损失了一百五十万两。不过,万石通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奇石。

赌石大会过后的第二天,在云州县衙后院,在林文腾的亲自安排下,一沓沓银票被分发出去,三十六个衙役分乘三十六匹快马,连夜将银票发往各乡。这些银票是舒天鹰送来的,正是赌石大会上卖奇石所得。

原来,林文腾上任时,眼见哀鸿遍野,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眼下又是国难当头,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和一些大臣逃命去了,云州县一封封报灾的折子如泥牛入海,朝廷根本无力拨下一两赈灾银,谁还管百姓死活!

林文腾日思夜想,终于想到了万石通当初赢去的不义之财,就联合舒天鹰等人,精心设了一个局,成功扮演了一个昏官形象,让万石通上当,然后用赢来的钱赈灾。他带到赌石大会上去的那些银票,除了上面几张,下面全是假的。

至于那块春带彩奇石最终的结果如何,谁也不知。不过,据说,万石通买回那块石头后,万府的大门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打开过。

在一千七百年前,西晋永嘉年间,京城洛阳有一个不起眼的酿酒作坊。这天午后,作坊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买酒汉子。汉子手拿一条口袋,里面装满了呼啦乱响的铜钱,他说风闻这里酒香,老远的赶过来,就是想要多买一些的。

汉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一边往里硬闯,老板拦了几次都拦不住。蒸酒房里,一个白净的酒工正在细心地拌着酒曲,听见喧闹,不禁皱着眉抬起头来。汉子盯着酒工仔细端详了片刻,突然,他抛开了手中的钱袋,亮出了一把锋利的短剑,剑尖指向酒工,飞身扑了上去。老板见此情景,大惊失色,禁不住尖叫起来:“哎呀,有刺客!”

酒工也惊呼一声,把手中盛酒曲的大箩筐砸向刺客,刺客一拳打飞箩筐,酒曲像雨点一样扑扑腾腾地落下来,弄的满地都是。与此同时,刺客冲上两步逼近了酒工,酒工躲到了蒸房的角落里,已经没有了退路。刺客用剑指着酒工的胸膛,狞笑一声:“司马炽,受死吧!”这个酒工司马炽,竟然是当今的永嘉皇上。

西晋孝怀帝司马炽,年号永嘉,是晋武帝司马炎的第二十五子,也就是路人皆知的司马昭的孙子。司马炽初封豫章王,他没别的嗜好,偏偏喜欢品酒、藏酒,尤喜酿酒。正是他这个胸无大志的嗜好,才让有野心的东海王司马越,在毒死司马炽的哥哥后,选择他坐上了皇位,这样一来,司马越好继续独揽朝政。果然,司马炽做了皇上后,秉性不改,还时常微服跑到宫外的酿酒作坊里,亲手酿制美酒。还别说,皇上亲自酿的酒,因为配方独特,工艺严格,端的是芬芳馥郁、口味绵长,酒香能飘出十里开外。本来这是皇宫大内的机密事,谁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今天竟然引来了刺客。

刺客的短剑闪着寒光,像一条毒蛇一样窜向怀帝,眼看就要一剑刺穿皇上的心脏,只听“当啷”一声,短剑在皇上的胸前,被及时挡开了,不知何时,刺客的身边多了一个白衣侠客,这个白衣侠客及时仗剑救下了皇上。刺客一愣的当口,“嗖”的一声,作坊老板又飞来一只酒坛,刺客躲闪不及,被酒坛重重砸在了头上,酒坛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刺客也头破血流,晃了几下晕倒了。

侠客一脚踏上刺客胸膛,长剑指着刺客的咽喉,转脸单手给皇上一抱拳:“草民北宫纯,救驾来迟。”

司马炽简单点了点头,指着地下的刺客说:“快弄醒他,问问他是谁?又是谁派他来的?”

作坊老板连忙舀了一碗酒,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噗噗喷了刺客一脸。刺客慢慢醒了,北宫纯厉声问道:“说,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

刺客躺在地上冷笑一声,喘着气说:“告诉你们也无所谓,我汉国皇帝早晚要了你们的命!”

司马炽一惊:“匈奴刘聪?”

刺客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大喊道:“有辱君命,无颜苟活!”话音未落,手中的短剑一挥,割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唰”的一下喷出一人多高,一下染红了北宫纯雪白的长袍。

刺客死了,北宫纯重又给皇上行了大礼,告诉司马炽:“臣偶尔打听到一个传说,说北方匈奴要刺杀皇上,就星夜兼程、急忙赶来,经过几天观察,发现此人形迹可疑,臣悄悄跟了良久,没想到果然是刺客。”

司马炽神色凝重地说:“匈奴刘聪,自称汉国,觊觎我河山良久,前些日子让使者带来书信,说是要亲临京都品尝我的御酒,没想到今日竟如此下作!我大晋上下,万不能在此小国寡民面前失了锐气!这个刺客,多少也算条汉子,朕打算将其首级送还匈奴,交给他的家人安葬吧。”

北宫纯一拱手,恳切地说:“臣愿为皇上效劳!”

司马炽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随后,他让太监到宫里取来一只碧玉的酒瓶,酒瓶一尺来高,碧绿碧绿的,晶莹剔透,里面满满地装了一瓶酒,吩咐北宫纯:“把这瓶御酒赐给刘聪,告诉他这是朕亲手酿的,如果他还想喝的话,那就只管到中原来吧!”

北宫纯辞别了司马炽,带着刺客的人头和那瓶御酒,义无反顾地向北去了。

匈奴刘聪听说行刺失败,大为恼怒,叫嚣着要挖出北宫纯的人心,祭奠他的刺客。北宫纯微微一笑,面不改色,亲手在刘聪的面前,一一呈上了刺客的人头和那瓶御酒,并高声传递了司马炽要他转告刘聪的话。北宫纯的话还没说完,刘聪的大臣们就炸开了锅,一个个乌里哇啦的,恨不得当场生吞了北宫纯,而后挥师南下,和晋军决一死战。刘聪摆手制止了手下,然后傲慢地问北宫纯:“这位壮士,难道你一点也不怕我的这些虎狼之师吗?”

北宫纯淡淡一笑:“人头和御酒都已亲手呈到了您的面前,大晋皇帝的善意我也完整地转达给了陛下,北宫纯不辱君命,何惧之有?”

刘聪恶狠狠地盯着北宫纯看了一会儿,赞许地点点头:“没想到中原声色犬马之地,竟也有如此壮士!好了,我现在就放你回去,你也转告司马炽,朕接受他的好意,让他把御酒准备好,我来日要亲口品尝一下他酿的酒,看他司马炽到底是不是个好酒倌!”

北宫纯飞马赶回了都城洛阳,不久,刘聪的兵马也潮水般兵临城下。司马炽一面紧张地备战,一面拿出了上百坛珍藏的御酒,派兵丁出城,送给了敌方将士,并告诉他们说:

“远来之师,车马劳顿,吾皇看你们远离家园,出兵征战,甚为可怜,遂赐御酒,与尔等驱赶风寒。”

御酒一开,奇异酒香扑面而来,北方莽汉更是爱酒,将领们与士兵们禁不住立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有人提醒征虏将军呼延颢防备晋军偷袭,呼延颢哈哈大笑:“多年的‘八王之乱’伤了他们的元气,前番宁平一战,晋军十万人马又全军覆没,那是晋军最后一支主要兵力,现在,他们举国上下已无可战之兵了。”说毕,呼延颢禁不住酒香的诱惑,又和部下们开怀畅饮起来。

入夜,乌云遮住了月亮,突然,一哨人马疾风般的刮进了刘聪的大营,直扑主帅而去。由于兵丁们放松了警惕,有的已酣睡,有的昏昏欲睡,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天降神兵”偷袭了,片刻的工夫,军营血流成河,最关键的是,征虏将军呼延颢和一干将领,全部在睡梦中被人割了首级。这是北宫纯召集了一千多名身怀绝技的民间有志之士,策划实施的斩首行动。他们借助于御酒对敌人的诱惑,还有敌军主帅的轻敌,使自己毫发无损的轻易得手了。不言而喻,没了主帅的士兵,成了无头的苍蝇,刘聪无奈,只好急急下令马上回师,匈奴全部人马潮水般退兵了。

谁知,司马炽尚未来得及喘息,刘聪的兵马又到了。永嘉五年的六月,也就是公元311年,刘聪在精心准备后,带着必胜的信心又扑了过来。这一次,司马炽没那么好运,京城守军很快土崩瓦解,兵败如山倒。转瞬之间,京城陷落,洛阳全城陷入了一片火海。惊慌失措的司马炽,带着几个心腹,在北宫纯的保护下,狼狈不堪地向长安城逃去。

奇怪的是,不论司马炽走到哪里,后面都有一支追兵紧紧咬着,而且越来越近。北宫纯情急之下,突然明白了,他小心地问司马炽:“皇上,您的这几位宫人,他们身上背的是什么?”

司马炽不解地回答说:“那是朕珍藏的御酒,而且是朕亲手酿造的,怎么了?”

北宫纯着急地解释说:“您的御酒太香了,敌兵就是闻着这些酒香追来的,得把它们全部扔掉。”

司马炽坚决不肯:“这都是朕亲手酿造的真品,珍藏多年,不可再得,弃之可惜呀!”

北宫纯耐心地解释道:“皇上,您以后还想酿酒吗?您只有保住了龙体,以后才有机会呀。”

看着追兵的火把越来越近,司马炽犹豫了,北宫纯连忙让宫人们把身上背的御酒全部给了他,他让皇上抄小路加紧逃命。司马炽关切地问他:“爱卿,那你呢?”

北宫纯给皇上跪了下来,焦急地说:“皇上,您的龙体要紧,快走!别管草民了!”

司马炽感激地看了北宫纯一眼,带着宫人抄小路,急急离开了。

目送司马炽走远,北宫纯打开了一瓶御酒,小心翼翼地把酒全部洒在了自己身上,以便吸引追兵追击自己。然后,北宫纯朝着皇上逃离的反方向,慢慢走去,走了不远,发现田野有一座别人遗弃的茅草屋,北宫纯奔了进去,把身上背的御酒全部洒到了茅草上。此时,刘聪的兵丁们已把茅草屋团团围住,“轰”的一声,北宫纯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茅草,熊熊烈火,很快映红了夜空。

“司马炽自焚了!大晋的皇上自焚了!”兵丁们纷纷兴奋地喊了起来,带队的将官高喊一声,“收队!”士兵们纷纷往回走去。

不幸的是,司马炽所走的那条路,竟然是一条死路。他自己身上一小瓶舍不得扔掉的御酒,暴露了他的行踪,司马炽最后还是被刘聪的兵士擒获了。

司马炽很快被押解到了汉国都城平阳,被带到了刘聪面前。刘聪不仅没有杀掉他,反而封他为“会稽郡公”,这让司马炽深感意外。刘聪亲切地和他回忆起早年相见的情形,令司马炽尴尬不已。刘聪说:“正是因为你喜欢酿酒,司马越才选择你作了皇上,也同样因为喜欢酒,你才被我的将士擒获了。真可算得上成也是酒、败也是酒啊!朕风闻你喜欢酿酒,你愿意在这里给朕酿酒吗?”

司马炽眼睛一亮,赶紧应承下来:“其实我最爱的不是什么皇位,而是品酒、藏酒、酿酒。酒,其实就是我的命。”很快一年过去了。司马炽终于酿造出了一种清香悠长、绵甜纯正的绝世好酒,他迫不及待地禀告了刘聪,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别人分享成功的快乐。刘聪也很满意,告诉他说:“正好,过两天就是大年初一,那天文武百官都要来朝贺,卿就在那时与群臣共享你的绝世佳酿吧。”

大年初一,司马炽身着酒倌的青衣制服,手拿一把硕大的酒壶,泰然自若地走上殿来,逐个给大臣们斟上了他的好酒,群臣们喝了,纷纷赞不绝口。刘聪借着酒兴,当场加封司马炽为“酒皇”,司马炽闻听惶恐万分,又不得不跪下磕头谢恩。可也有几个降了匈奴的旧臣,看见司马炽的青衣打扮,不禁难过得落下泪来。这情形,也让司马炽多少有些伤感。

不久后的一天,刘聪宣司马炽进宫,赏给他一件礼物,司马炽打开一看,原来就是他先前派北宫纯送来的那瓶碧玉御酒。司马炽微微一笑,神情又落寞下来,他打开那瓶御酒,满满斟了一杯,而后一饮而尽。刘聪问他味道如何,司马炽点点头又摇摇头。刘聪又问为什么?司马炽叹口气说:“只是可惜了我的这瓶绝世美酒,香醇至极啊!陛下现在往里加了见血封喉的毒药,让口感大打折扣啊。”

刘聪长长“哦”了一声,司马炽接着说:“其实,陛下封我为‘酒皇’时,我就明白我的死期到了。因为,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普天之下只能有一个皇上,不管是酒皇还是人皇。不过,能做空前绝后的一代‘酒皇’,也甚合我意!”刚一说完,司马炽就向后一仰,毒发身亡了。

感谢您的阅读,祝您生活愉快。


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0)

  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