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订阅RSS订阅繁體中文儿童语文

乌龟怎样变豹子

男生马后生又约韩伟去步行街看夜景。其实,他们一整天都是在步行街度过的。他们刚刚回到各自的家中不到两个钟头。当然了,看夜景不只是简单地看夜景,还包括其它的活动内容。比如说,在逛街的时间里,要吃点冷点,围定烧烤摊子,一人吃十串羊肉,再就是打赌,赌出下一个星期天的消费资金。说来也怪,现在的城市学生……

寻找幸福的萝卜

萝卜的原名叫罗波,谐音念轻声就成了“萝卜”。开始大家叫他萝卜的时候,罗波不同意。后来写自己的名字时就觉得其实叫“萝卜”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萝卜的笔画要少点。不像叫罗波时,时常把那个“波”字写拉拉胯分了家,三点水与那个“皮”分开了,罗波变成了罗三皮,太麻烦!太容易出笑话!还有,就自己这体形,叫……

丁香梦

小丁香,确实是个丁香般的女孩子。她的梦,格外多,梦的滋味也不一样。 到乡下外婆家度暑假,本来是愉快的,可是她却做了一个梦,一个苦涩的梦。 她变成了小鸟儿,飞翔着,突然她被舅舅围住关在小小的笼子里,舅舅多坏呀! 其实,舅舅不坏,很关心她。因为她上学期考得不好,生了气的爸爸领她到外婆家……

到爷爷家去

期末考试结束了,同学们迎来了快乐的暑假,他们有去风景区旅行的,有去远方亲戚家作客的,好像要把耽搁的各种快乐补偿回来。 何志渔决定回乡村的老家去看望爷爷,而且是准备独自一人去。一路上,他要乘火车,换汽车,还得走一段山路。这对一个在省城长大的14岁男孩,也算得上是一个考验了。 他乘了半天的火车……

不曾改变的呼吸

自己竟然能与陈羽飞成为同桌,李红艳真是喜出望外。陈羽飞,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像轻盈的羽毛一样漫天飞舞,多么浪漫,多么富有魅力啊!哪里像自己的名字,李红艳,要多俗气有多俗气。据说生她的时候,家里院子里的鸡冠花开得正旺,红艳艳,肥嘟嘟,爸爸随口就给她取了个“红艳”的名字……

麻子五哥

麻子五哥是我的本家。  叫他五哥,是他辈分小,其实,到我开始上学时,他都40多岁了。  麻子五哥有个崽,叫秋生。其实不是秋天生的,不知怎么叫秋生。秋生比我还大半岁,可按辈分却该叫我叔叔。但秋生这家伙,可恶,只有当麻子五哥在场时,他才作古正经叫,要在外面,你就休想他叫你叔叔,连哥都不肯喊,……

金色的手指

七月流火。是夏收最忙的季节。离村一里远的麦场上,一台小型的脱粒机像一头发怒的野兽不停地吼叫着,把一撮撮麦子完整地吞进肚里,又怪叫着把嚼得支离破碎的秸杆从尾部吐出来,发泄似的狠狠摔在地上。与此同时,那些脱去胞衣的金灿灿的麦粒就如同一个个精灵,纷纷四散奔逃,蹦在铁器上叮当脆响。蹦到脑门上……

小溪流你的歌儿呢?

你会背《小溪流的歌》么?我、我不会,不会背。为什么不会背呀?我、我还没学过。等你学了能会背吗?我要是学了,肯定能会背,肯定能,肯定能!那好吧!等你小学毕业了,我就来听你背《小溪流的歌》。来听吧!我们家乡有小溪,我就在小溪边给你背,像小溪唱歌一样背给你听……幸福的回忆往往都是幸福的。……

错位

这个夏天,纪明异常烦躁。不仅仅是热,也不仅仅是孤独寂寞或时雨时晴的天色,乃至班主任老张那拧得出水的抹布样的脸。不仅仅是这些。说不出为什么,总之是烦闷,一种如丝如缕的愤懑和自卑弥漫在心头。笼罩着这样的心情,整整一个假期,纪明落落寡合。其实,静下来想想,这种状况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了。……

做回坏小孩

雨点打在窗上,玻璃成了琴键,你一定听过那乐声。是的,还看到水珠儿的狂舞。怎么样,沏杯茶还是泡上咖啡?浓茶。好了,热气弥漫,清香已经浸入肺腑。空气游动起来。想些心事。吴明超在放学的路上被车撞了,保险公司赔了款;李小玲生病住院了,我们约定分批去医院探望;周洁敏的父母离婚了,老师把她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