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订阅RSS订阅繁體中文本页主题:乌龟怎样变豹子

乌龟怎样变豹子

本文分类:儿童文学 发布时间:2015-4-21 已被阅读

  男生马后生又约韩伟去步行街看夜景。其实,他们一整天都是在步行街度过的。他们刚刚回到各自的家中不到两个钟头。当然了,看夜景不只是简单地看夜景,还包括其它的活动内容。比如说,在逛街的时间里,要吃点冷点,围定烧烤摊子,一人吃十串羊肉,再就是打赌,赌出下一个星期天的消费资金。说来也怪,现在的城市学生,手里都有足够的零花钱,这些零钱都让他们自己变得非常阔绰和惬意。韩伟的妈妈不让儿子在夜里出门了,说他该做作业了。韩伟就给马后生回了话,说,我妈让我写作业。马后生在电话里头沮丧地说,好吧,我也写作业。作业就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最最讨厌和不得不去做的事。

  他们在电话中说起作业这件事时,对话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其中一个人给另一个人打电话:“喂,写了吗?”

  接电话的那个人并不问对方说什么,直接了当地回答:“那东西还没写呐,你写了吗?”

  这一位就说:“你不惹它,我哪敢惹它?你辛苦一下,明天上课前我用十分钟抄一遍,肯定搞定。”

  从头至尾不提作业一个字,都把作业当成禽流感了。

  马后生胖,小小的年级肚子大。韩伟瘦,每天都吃好的,有营养的,高蛋白的食物,但是,都吃到马桶里了。

  马后生和韩伟在同学中的地位像是人体中的盲肠,从医生的眼光看,连着盲肠的部位一旦出了问题,总是坚决地切除,不用商量。

  没人想做一根盲肠。

  学校运动会开始之前,大家要根据自身特长选项报名。马后生想了一晚上,决定选一个投掷项目,铅球或者是铁饼。最后,他还是选了铅球。因为扔铅球比撇铁饼容易些。韩伟想了一个晚上,也没想出一个项目适合自己。到了报名截止日期时,有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报一个长跑项目。韩伟心里没底,问道,我行吗?同学给了他一个理由,说世界上的中长跑纪录都是黑瘦黑瘦的非洲人创造的。所以,他报了一个1500米长跑项目。

  运动会开始那天,马后生刚把铅球拿起来,就把手腕子扭伤了。铅球失手掉在地上,把地砸了一个半圆的坑,幸好没砸在自己脚上。站在旁边看得清楚的同班男生万子强说:“马后生,你是乌龟啊?还没动地方就伤了自己,太笨了吧?”马后生揉着手腕子,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在此之前,他从没摸过任何重量的铅球。他只能弃权。

  没成绩不要紧,但是,马后生对万子强骂他乌龟却让他心里忘不了。

  当1500米比赛开始后,韩伟勉强跑了两圈半,两条细腿开始不饶人地哆嗦起来,他把嘴巴无论张开多大,气都不够使,好像在攀登珠峰,实在坚持不下来,干脆坐在地上了。为了使比赛正常进行,韩伟被一个膀大腰圆的裁判员拖出了跑道。以后这两个人要参加什么活动时,班里的女生们会说,得了得了得了,别给班里抹黑。班主任会说,行了行了行了,别再添乱了。

  那些日子,常有外班的男生问谁是韩伟时,班里的男生会说,就是那个跑1500米半道拉稀的那个!瞧瞧使用的语言吧,明明是坐在了地上,变成拉稀了。人言可畏啊。这话传到马后生耳朵里,就跟韩伟说了,韩伟听了很生气,就问马后生,这话谁说的?马后生说,我是听万子强说的。韩伟就问万子强,这话谁说的?万子强说,赫名说过!韩伟就问赫名,这话谁说的?赫名瞪着韩伟说,问这个干什么?都说了!大家都这么说过,怎么啦?你跑1500米时,跟拉稀了有什么两样?(造句大全

  韩伟确实没什么说的了。

  那天周日,马后生跟韩伟在步行街乱窜,见了商店的门就进,见了可吃的东西就买,见了热闹的人群就钻进去,一直看到就剩下他们俩。就在这个周日的下午,马后生和韩伟看见班主任蔡晓华老师领着班里的十位同学从一家西餐厅里走出来。马后生觉得很奇怪,她们去西餐厅里做什么?韩伟说,吃饭呗,不吃饭,进西餐厅里能干什么?

  马后生问韩伟,你说,是蔡老师请十位同学,还是十位同学请蔡老师?

  韩伟说,我看,是十个同学请蔡老师吃。

  当时,蔡老师跟十个同学很惬意地沿着步行街往江边方向散步去了。马后生和韩伟目送着她们的背影,心里都不是滋味。

  马后生在她们从视野里消失时,他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对韩伟说,这是蔡老师请考试考入前十名的同学吃饭。

  韩伟的目光立即扑了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查验了一下马后生的判断,马后生果然说得不差。那十个同学正是这次中考进入前十名的同学。

  这时,韩伟的眼睛里就潮了,把脸别过去,装做没听见马后生的话。

  马后生也看见了韩伟的脸,他也装做没看见韩伟的表情。

  这个周末,按上个星期两人的打赌结果,是马后生花钱请韩伟。可是,韩伟今天非要请马后生吃羊肉串不可。

  马后生说,咱俩按规定来,我输了,就是我请你消费。

  韩伟突然在大街上叫起来,我说我请你吃羊肉串就是我请,你老找这个讨厌干什么?

  马后生觉得韩伟的生气太突然,不由地一怔,你怎么啦?

  韩伟说,没怎么,我就是要请你吃羊肉串,不是吃十串,是吃饱吃够吃得不想再吃了为止。

  马后生说,我吃羊肉串……是没数的,放开了吃,……就更没数了。

  韩伟说,我今天就是要撑死你!

  马后生瞪着韩伟,还暂时判断不出韩伟的话是赌气还是逗他玩的。不过,韩伟的态度还是让马后生感到大大的意外。

  韩伟狠狠地说,我也吃个够!

  两个人去了步行街最大的烧烤店,那里的顾客多,肉串也大,很实惠。两人先要了四十串羊肉,又要了两大杯加冰的可口可乐,谁也不说一句话,闷头就吃。马后生开始吃时还觉得不踏实,不时地用余光看一下韩伟,见韩伟根本就不看他,只是把脸看着街上的人群,用嘴巴把一串一串羊肉直接撸进嘴里。韩伟先吃完了自己的二十串羊肉,又要了二十串,接着吃,还是不说一句话,马后生就悬着一颗不着地的心,大口大口地吃起来了。

  马后生打了两个羊肉饱嗝儿,挺着鼓胀的肚子,对韩伟说,我不行了。

  韩伟说,走,我们去江边走走。

  两人去了江边,就看见远远的地方,女老师蔡晓华坐在江边,打着一把防紫外线的漂亮的遮阳伞,身旁坐着两个女生,比比划划地说着什么。马后生和韩伟站在离他们不太远,又不太近的地方,看着他们。除了蔡老师和几个不下水的女生外,其余的男生女生都在水里游着。他们露出水面的游泳帽子都是彩色的,让所有看见的人都忍不住把目光投过去,韩伟看着看着,眼睛里就掉出了一个东西,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头看见从眼里掉出的那粒小东西,清晰地落在水泥地上。他迅速用脚踩住了。

  马后生眼望着江面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考试进入前十名了吗?

  韩伟回头对马后生说,说这些干什么,有本事也考个前十名看看。

  马后生的脸也紫胀起来,我就不进入前十名,我不费那个劲,我现在挺舒服的,我干吗找罪受啊?我使点劲,照样进前十名,有什么啊?

  韩伟扭头就走。

  马后生在他身后追着问,上哪里去?咱俩也下水泡一泡吧,羊肉吃多了,热死了。你上哪里啊?

  回家!韩伟不回头,对着天说道。

  马后生站住了,说,我羊肉吃多了,渴死了,我得买瓶冰使喝。等马后生买了一瓶带冰的矿泉水找韩伟时,韩伟早就没影了。

  剩下马后生一个人站在街上,一气把两瓶矿泉水都灌进肚子里。有些事他没想明白,很生自己的气,就把手里的空塑料瓶子顺手扔了。刚要转身走,被一个人叫住了,是一个比他小很多的女学生,最多有二年级模样,她指着空瓶子说:“你身后就有垃圾箱。”

  马后生表情很难看,朝周围看看,见有人把目光朝自己洒过来,被动地去捡了空瓶子,扔进垃圾箱里。

  他觉得今天虽然吃够了羊肉串,肚子里觉得十二分地舒服。但是,绝对不幸福。(老子经典名言100句

  马后生感到韩伟的情绪低落极了,连话都不想说。过去两人之间还有一些感兴趣的话题,现在,韩伟变成了一个没有欲望的人,马后生跟他说什么话,他都会说:“没意思。”马后生又提出一个新话题,韩伟又说:“有意思吗?”弄得马后生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又到了周日,马后生给韩伟家打电话,想去步行街玩。很长时间,马后生都是同韩伟在步行街度过周末的。电话铃响了十声,没人接。马后生想,也许韩伟在卫生间里没听见。过了五分钟,马后生又拨了电话,还是没人接。马后生想,也许韩伟在睡懒觉。过了半个小时,马后生再次拨电话,还是没人接。马后生想了想,可能今天韩伟有事了,跟爸爸妈妈出去玩了也说不定。就是出去玩,也该给我来个电话啊!

  马后生觉得时间过得慢,慢得让他窝火。十分钟后,马后生走出家门,去街上瞎转悠了。可是,他鬼使神差地转到了韩伟家楼下。因为韩伟不在家,马后生心里很失落地坐在楼下的花池子台上,无心欣赏池子里的花,眼睛却不时地随意朝韩伟家的阳台上望去。就在这时,他看见了阳台上站着韩伟,在凉一件蓝色背心。那件蓝背心让马后生眼熟,前面看有一只眼,背后看,是另一只眼,而且是一个唱歌的青春偶像的眼睛。平时,韩伟从对面走来,看不清他的脸时,那只大眼睛先撞了过来。一看见韩伟在家,马后生就愣住了,他在家为什么不接电话?什么意思啊?

  马后生朝着阳台上大叫,韩伟!

  这声音很大。马后生也觉得自己的嗓门儿够大够亮,他还看见韩伟低头朝楼下看看。马后生认为居高临下的韩伟肯定看见自己了,就补上一句,韩伟!

  韩伟竟然把头迅速地缩回去了。

  你什么意思啊?马后生嘀咕着,恼火地朝楼上奔去,站在韩伟家的门前就开始使了劲地砸门。

  韩伟不开门。

  把马后生气坏了,站在门外大叫,韩伟!我知道你在屋里,你听着,从现在起,我们不是朋友了!

  马后生说完,顺着楼梯下去了。他走到外面,心里很委屈地朝阳台上看看,又看见韩伟站在阳台上朝下望着他,并对马后生说:“我们这种朋友,很没意思!”

  马后生站在楼下仰着脸:“这么说,我们上个周末吃羊肉串,是最后的晚餐了?”

  “你说对了。”韩伟说了这句话,转身离开了阳台。

  马后生对着空荡荡的阳台又大喊了一声:“你什么意思啊?”他等着韩伟伸出两只手接住他的话。但是,阳台还是空荡荡的,就像是马后生空荡荡的心。

  正像马后生担心的那样,韩伟不再同他来往。

  可以说,韩伟的惟一朋友是马后生。现在,韩伟自己选择了孤独。同时,他也把孤独这盆水泼向了马后生。不管马后生愿不愿意,反正是淋了马后生一身的水。马后生那段日子过得非常糟,心里长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说,连祖宗遗传给他的良好食欲都受了影响。马后生的妈妈平时不做红烧猪肉的,担心儿子马后生无限地胖下去。一旦决定要做红烧肉,就像打仗一样,打一场大仗,狠狠地做一大盘,让马后生解馋,顺便连他们自己都过足了红烧肉的瘾。红烧肉没了,剩在盘子里的肉汁,三个人都惦记着,想把它倒进自己的米饭碗里,拌饭吃。为了得到肉汁,三个人先是采取进攻别人弱点的方式。马后生最爱攻击的是爸爸,说爸爸没有脖子了,都被天地间的各种肉填满了,不能再吃下去了。爸爸就开始进攻妈妈,说她一个女人一到中年就什么都不在乎了,由着性子山吃海塞,走在街上不像是一个女人,却像是猪肉立着走出来。妈妈进攻儿子马后生,说他这么小小年纪,就有了将军肚,努力方向错了。这也不是打仗的年代,都在呼唤和平,长个将军肚也当不成将军啊?……

  红烧肉端上桌子,马后生吃了两块,就不再伸自己的筷子了。妈妈看了看儿子,说道:“我家后生长大了,知道太胖不好看了,开始有意识减肥了。”

  马后生瞪了妈妈一眼,筷子扔在桌上,离开了餐桌。爸爸对妈妈说,这还没看出来?儿子不高兴了,心情不太好。马后生的妈妈盯着儿子站在阳台上的背影说,他的心情确实不好,不会有什么事吧?爸爸说,儿子现在正是多变的年龄,高不高兴都是正常的,别管他!

  第二天,马后生在去上学的公共汽车上跟一个高年级学生打起来了。吃亏的是马后生,找茬打架的是马后生,脸上挂彩的是马后生。打完架,心情变好的是马后生。这事有些怪吧?如此怪的事都能就在马后生身上出现了。挨了别人的揍,心情很舒畅。他一进教室,那脸就像是从战事不断的伊拉克空运回来的,谁看了都知道马后生干了什么。但是,都不知道马后生的脸都成那样了,还能咧开嘴巴笑出来。班主任蔡晓华看见马后生那副血腥的脸,紧张地问道:“马后生怎么了?解释一下你的脸!出了什么事?”她最不想见到的东西就是血了,连猪的血也见不得。

  马后生笑着说:“没事,挺好!”

  “没事?没事你的脸弄成这样吓唬同学们来了?”

  “真的,我没事。挺好。”

  蔡老师用眼光逮住韩伟,问道:“韩伟,你天天跟马后生在一起,你知道马后生今天早上干什么事了?跟什么人打架了?是不是把别人打坏了?是不是欺负人家小学生了?”

  马后生说:“你别问他,他今天早上没跟我在一起。我们不是朋友,从来就不是朋友,他怎么能知道我干了什么。我也没欺负小学生,我跟高年级同学打起来了,他比我高一个头,是我先动手的,他把我鼻子打出血了,还对我说,让我先练练肌肉再找人打架……”

  “等等,我没听明白!你再重说一遍!”蔡老师打断了马后生的叙述,她代表了教室里所有同学的想法,大家都没听明白马后生这段古怪的叙述。

  马后生不说了。不想再说了。只是低着头咧着嘴巴笑。很多同学看看马后生,又看看韩伟,发现韩伟的头也垂着,把一脸说不清的表情掩藏着。

  从这一天开始,马后生的变化让许多人都感觉到了。马后生在学校说话的嗓门儿很大,跟人近距离说话,他也把嗓门儿调得很高,好像非要让所有人都听见。在狭窄的走廊中走路,从不给别人让路,横着肩膀走,有意用自己的肚子撞别人。各科的课代表收作业时,他总是说:“写完了,忘在家了。”数学课代表万子强就说:“你忘一次两次可以,但你不能天天忘记带作业啊?”马后生就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这儿不好使了,进了水了,坏了,要烂了,我都没办法想起来带作业,你有办法啊?我就是忘带了,你能怎么样?”万子强把脸朝后缩着:“你这是耍无赖啊?”

  马后生笑了:“我就是无赖!”

  万子强说:“你真让人讨厌!”

  马后生听了这话,脸上还是那种不在乎的表情,他说:“我也讨厌你们!”

  万子强摇着自己的头说:“马后生,你别把自己搞得这么惨。”

  马后生当然懂得万子强话里隐藏的碎玻璃一样的含义,他笑着说:“我不在乎了!”

  又一个周末到来时,马后生独自去了步行街。他一个人坐在烤羊肉串的地方,要了羊肉,把肉串拿起来,朝嘴巴上一塞,用牙咬住,一撸,再拿一串,一撸。他不知道羊肉香不香,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想完成吃羊肉串的过程。等面前堆满了穿羊肉的竹签子时,他大着嗓门儿喊了一句:“真香啊!”这一声很高亢,也很刺耳,只适合于喧嚣的摇滚乐舞台。然后,马后生的两只眼睛像一只动物一样乱转,看着四周的顾客,寻找跟他交流的陌生人。

  店主是个中年男人,慌忙地跑过来:“香就香,别喊啊,把别的客人惊着了!”

  马后生看着老板,笑着说:“你要是听不惯我喊叫,你就打我一顿吧?”

  店主一愣:“你神经有……问题吧?”

  马后生说:“再来二十串羊肉。”

  店主转身跟服务台上说:“给那个坐在十八号桌的神经病二十串羊肉。”然后就趴在服务台上感叹道:“这么小的年纪,神经就有毛病了,真可惜啊。”

  再次考试时,马后生的成绩排在全班最后一名。韩伟的成绩排在第九名。马后生的名次虽然列在最后,但是,他的知名度在全学校却名列第一。因为马后生在数学卷上写了一首打油诗,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胡乱涂抹的那几行字是打油诗,被老师广为传播时,被荣幸地定为打油诗。诗文如下:孙子出题难,儿子批卷严,老子不会做,卷子白花钱。

  于是,马后生成了三进天宫的马悟空。把孙悟空比没影了。

  一进宫,不安的马后生拜访的是数学老师。二进宫,沮丧的马后生领教了学年级主任的严厉。三进宫,在心里开始冷笑的马后生在校长室观赏了校长的咆哮。马后生到了今天才明白,大人面对孩子吼叫时,是很好笑的一件事。

  就在第二天,马后生张嘴说话时,有人发现他的两颗大门牙不见了,黑洞洞的。他一笑起来,那样子很怪。谁也不知道他那两颗擅长吃羊肉串的大门牙丢到哪里去了,谁也不问。马后生也从不跟别人说起自己的门牙。门牙的故事就像丢失掉的门牙一样,被人遗忘了。

  两颗结实的大门牙是撞掉的,还是打架打落了?没人关心这件事。起初,马后生以为会有人问起他的大门牙,几天过去之后,他对自己的门牙也忘记了。当想到长大后要给自己重新装上两颗假牙时,他心里才苦一下,嘴巴深处才渗出一丝酸酸的味道。

  蔡老师在一个周末,领着十位考入前十名的同学去郊游了。这十个同学里,有韩伟。他们在那个周末玩得很开心,尤其是韩伟。

  等星期一该上学时,马后生没来。马后生的座位空了两节课后,蔡老师才知道马后生出了事。马后生用爸爸刮胡子使用的犀牛牌锋利刀片,在胳膊上划了一下,然后,如同小时候看动画片一样,看着自己鲜红的血像奔流的小溪,顺着胳膊流到地上。他的表情是笑。等家里人发现时,匆忙把他送进医院后,马后生坚决不让医生打麻药,缝了十七针。为他缝合伤口的医生是个男的,完成缝合手术之后,他身上的衣服全被汗水浸透了。(www.ciyuku.com

  马后生笑着跟医生说:“这么快就缝完了?”医生像看一只没见过的动物一样看着马后生。站在一边的目睹了这一切的爸爸,脸上僵硬着。他觉得这事情不简单,但是,又不知道事情复杂在哪里。**的手在抖,心也在颤,觉得面前的马后生不像自己熟悉的儿子了。

  马后生一直在家里修养。这是家长的想法,也是校方的意见。马后生的妈妈不上班,请假在家看护着儿子。但是,她不能对儿子说,她是专门请了假看着他的,这样做,会让马后生心里的负担过重,会多疑,这是所有人都最最担心的。

  马后生没事就坐在阳台上看天。妈妈老是站在他身后问:“进屋里看看电视节目吧?想吃点什么?妈妈给你做!……你在想什么?想听唱盘吗?杨坤的?阿杜的?还是刀朗的?”几乎是流行乐乐盲的马后生妈妈,从别人的嘴里挖出信息,把眼前流行乐中的红歌星一网打尽。她已经变成了儿子马后生的一级秘书。

  马后生一般都不回答**的问题,她说多了,马后生会说,让我安静一会儿吧。

  晚上,马后生的妈妈对马后生的爸爸说,我觉得咱儿子完了!说着,抽泣的声音从他们的卧室里传出来,让马后生听见了。马后生就在夜里躲避到阳台上,抬头看星星。接下 去,当瞌睡像夜幕一样降临时,他知道自己要跟梦中的自己重逢了。梦中的马后生是一只行动迟钝缓慢的乌龟,跑在一群乌龟的最后边,心里很急,但是,他永远跑在一群乌龟的后面,成为世界上最笨的乌龟,他眼里藏满了泪水。醒过来时,他觉得自己心里哭得很累。

  马后生待在家修养的第十天,跟往常一样,他坐在阳台上,抬着头看天上。他几乎像弱智少年一样,只认得去阳台的十几步路程。去了阳台,又只认得那把椅子。天上什么都没有,半片云都没有。这么空空的天,让马后生还是痴痴地望着。马后生的妈妈心疼地看着阳台上的儿子,心里不停地说,你空等什么啊?我的傻儿子!那天上什么都没有啊!我的傻儿子!

  这时候,马后生听见有人叫他,叫他的名字。

  “马后生!”

  声音是从楼下传上来的。马后生把眼光从空空的天上收回来,觉得眼有些花,就闭了眼睛。喊他名字的声音又传上来:“马后生!”

  马后生站起身,懒洋洋伸头朝楼下看了一眼,正看见韩伟站在楼下,朝楼上仰着脸。

  马后生的心里擂响了一通鼓,咚咚的,又骤然停下。大约十几秒之后,从马后生的喉咙深处,喷出了压抑不住的唔噜声,应该是不存在的那只乌龟的哭声,但是,听上去已经变成了悲伤豹子的长嗥。

  上海〈少年文艺〉2004年12期

« 上一篇寻找幸福的萝卜

本文标题:乌龟怎样变豹子(标签:)

本文地址:http://www.ciyuku.com/ertongwenxue/3104.html

除非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词语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