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订阅RSS订阅繁體中文本页主题:不曾改变的呼吸

不曾改变的呼吸

本文分类:儿童文学 发布时间:2014/11/1 已被阅读

自己竟然能与陈羽飞成为同桌,李红艳真是喜出望外。

陈羽飞,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像轻盈的羽毛一样漫天飞舞,多么浪漫,多么富有魅力啊!哪里像自己的名字,李红艳,要多俗气有多俗气。据说生她的时候,家里院子里的鸡冠花开得正旺,红艳艳,肥嘟嘟,爸爸随口就给她取了个“红艳”的名字,还很得意地说:“女孩子叫红艳,蛮好听的。”

院子里长鸡冠花的家,当然是乡下的那个家。现在那个家里,只剩下爷爷奶奶了,李红艳和爸爸妈妈,差不多半年前就从乡下搬到了城里。

李红艳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书包放到新座位上,坐下以前,对陈羽飞讨好地一笑。

陈羽飞嘴角动一动,算是回答。

陈羽飞原来的同桌随父母出国了,一直一个人坐在最后面的插班生李红艳就幸运地补了空缺。

对于陈羽飞的冷淡反应,李红艳并不在意。她相信**的话:以心换心。从小,妈妈就一直这样教导她:好好地对待别人,人家也会好好地待你的。

对于妈妈,还有爸爸,李红艳都是很迷信的。她的爸爸妈妈都是初中毕业生。在以前的乡下,初中毕业生是很了不起的。所以,李红艳的爸爸妈妈能够发财。他们是靠养水产发的财。发了多大的财,李红艳不清楚,反正她家在城里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大房子,李红艳也交了一大笔转学费,插班到现在的这所中学念初二。(安然若素

坐在陈羽飞的身边,不时偷偷地看一眼她洁净细致的侧面像,李红艳真是觉得非常快乐。自己终于有同桌了,而且是这么出色的同桌!李红艳并不太在意陈羽飞对自己的冷淡,谁让自己身材粗粗,皮肤黑黑,穿着打扮一点也不入流呢。不过,自己一心地对陈羽飞好,她最后总会对自己也好的吧!

一下课,李红艳还未来得及开口说一句话,陈羽飞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飞离了座位,她飞到最后一排齐力的座位边,毫不掩饰地大声说:“阿齐,周末我们去钓虾好不好?”

李红艳怀疑自己听错了。钓虾?钓虾有什么好玩的?而且还要大老远地跑到乡下去呢。

阿齐,也就是齐力,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是班上的核心人物之一。他夸张地耸耸肩膀,说:“钓虾?哪儿有虾啊?是坐火车到乡下去还是乘飞机到海边去?”

陈羽飞娇嗔地在齐力手臂上拍一下:“真是老土!绿女神饭店最新引进的休闲项目都不知道!就在饭店底层啦,人造大水池,里面放的是泰国沼虾,个儿很大的,很好钓。钓上来的虾,可以在饭店当场加工,当场品尝,是不是很过瘾?”

“这主意听起来还不错,算上我。”赵天说。赵天是齐力的同桌。

李红艳知道,他们几个,另外再加上几个次要人物,是班上的一个小圈子。他们成绩灰不溜秋,在班上却极有市场。他们是班里的时尚谍报员,所有最新的流行,最新的“星”闻,都是从他们嘴里传播出来的。而陈羽飞,是这个圈子里的精灵。

有时课间,远远地看着陈羽飞像一片真正的羽毛一样快乐地舞动在教室的每一个角落,李红艳会非常迷惑。以前在乡下,成绩是最重要的,所以,家里穷得叮当响但成绩优异的左朴能够一直占据班级甚至年级宠儿的宝座(他现在不知道好不好?李红艳有时侯很想念他。)

而在这里,成绩优秀的同学当然仍是班里的宝,但他们沉默寡言,除了考试或参加什么竞赛,平常的日子他们并不引人注目。反倒是陈羽飞他们一伙,是枯燥的两点一线生活里的亮点呢。很多同学都愿意在课间跟他们打交道,听他们说今年的秋天将流行什么,王菲和谢霆锋闹姐弟恋等小道新闻。有一次,邻班的两个女孩为王菲到底大谢霆峰几岁争论不休,来找陈羽飞,陈羽飞非常权威地说:“11岁!”那气派,那架式,唉,真是让李红艳满心地羡慕。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上,李红艳忍不住轻声问陈羽飞:“你们明天真的要去钓虾吗?”

陈羽飞有些意外地看她一眼,说:“是啊,我们每个周末都要出去休闲的。”(www.ciyuku.com

“休闲”这两个充满情调的字眼终于使李红艳下定了决心,她说话变得有点结结巴巴:“我,我想去看你们钓虾,不知可不可以?”

看着李红艳满脸的羡慕和惶恐,陈羽飞嘴角浮起一丝含义不明的笑容:“你?可以呀,随便。”

李红艳拿不准陈羽飞到底是高兴她去还是不高兴她去。但不管怎样,她答应了,李红艳因此非常感谢她。

说实话,到城里几个月以来,李红艳一直过得很不快乐。在班里,她没有一个朋友,她一直一个人坐在后面,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班里的女生各有各的圈子,每一个圈子都牢不可破。她插不进任何一个圈子里去。

课间独自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李红艳的思绪有时侯会突然跳到以前乡间的教室里去。那时候李红艳经常眉飞色舞,女孩子们围着她,争着看她戴着的会叫的电子手表,或者新奇好看的玩具。李红艳一向是很大方的,任何人都可以试用她的新东西。有时传来传去,弄丢了,李红艳虽然很心痛,却也并不责怪谁。不过,左朴是很少加入这种试用的行列的。有时李红艳特意将一支好看又好用的圆珠笔送给他,他也只是笑笑,却不肯收下。这时李红艳就会骂他:“死脑筋!”左朴也不生气,仍旧只是笑笑。

有时候呢,女孩子围着李红艳是问她数学题。李红艳以前的数学是学得非常好的,成绩仅次于左朴。她甚至与左朴一起代表学校到县里去参加过一次数学竞赛呢。

不过现在,她的成绩有点跟不上趟了。这里进度不一样,老师的教学方法也不一样。有时老师一高兴,讲起城里话来,李红艳更是听都听不懂。反正,李红艳觉得现在自己的脑子就像是塞满了稠稠的浆糊,搅都搅不动。

自己以前竟然是班里的数学尖子之一,这件事想起来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李红艳很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的李红艳是坐在家里的阳台上。手里拿着书,却并没有看。

星期六的早晨很安静,似乎整个住宅区的人都在睡懒觉。阳光已经出来了,在离阳台一点点远的地方快乐地流淌着。

妈妈正在踮着脚尖晾衣服,听见她叹气,回过头来问她:“艳艳,怎么啦?”

李红艳说:“没什么。”想了想又说:“我下午要出去,跟我们同学去玩。”(杯水车薪

“跟同学去玩?艳艳你在班里交上朋友啦?是男的还是女的?”

妈妈兴奋的神情令李红艳感动。她知道,其实爸爸妈妈一直很担心她。妈妈甚至想将她再送回乡下去。“还是乡下人好,待人实在。”妈妈说。但爸爸不同意。爸爸是这样说的:“一个人不可能总是躲在角落里,总是要走出来的。迟出来不如早出来。”

李红艳回答妈妈刚才的话:“男的女的都有。领头的是个女同学,很时髦的。在班上很有地位。她现在是我同桌呢。跟我关系很好的!”说到后来,李红艳不知怎么吹起牛来了。她的脸有一点红起来。

妈妈没注意到她的脸红,她一叠声地说:“这就好这就好!时髦的城里女孩都懂事,见识广。你要多跟她学学。”说着,妈妈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钱来:“带点钱在身上。城里的孩子,花钱都很大方的,不要让人小瞧了你。”

临出门时,李红艳又在自己平常存下来的零用钱里再拿了一百元。绿女神饭店她是知道的,一座带后花园的四星级酒店,李红艳从来没有进去过,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花费。还有什么泰国虾,一定也很贵吧。总之,多带点钱在身上,可以壮胆,以防第一次就在陈羽飞他们面前丢丑。

李红艳特意比约定的时间晚去了一刻钟,因为她害怕一个人呆在陌生又高雅的地方。

迎着他们走过去时,李红艳感到自己脸上的笑有点像是刚在冰箱里冻过,又平板又僵硬。齐力首先发现了她,他毫不掩饰地“咦”了一声。这一声“咦”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目光里全是惊奇和意外。

李红艳尴尬地停住了脚步。陈羽飞没对他们说我要来吗?

她抬眼去看陈羽飞,陈羽飞的脸上居然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她一定只将李红艳的话当成耳边风,没想到她真的会来的吧。

还好她立刻就露出了笑脸,说:“欢迎欢迎,欢迎你加入我们的休闲行列。”

她这一说,别的人也都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李红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穿着白制服、带着红帽子的服务生给他们每人送来了一根精致的钓竿、一小碟新鲜鸡肝做成的饵,和一只装有清水的小白瓷盆――用来装钓起来的虾。

李红艳别扭地坐在有着精致扶手的白色休闲椅上,将装好饵的钓竿小小心心伸进清澈见底的池水中。很大的泰国虾就那么呆呆地、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不知为什么,李红艳突然觉得这样的钓虾方式有点好笑,甚至有点――装腔作势。一切都一目了然,没有了一点点等待中的猜测和兴奋。

以前在乡下,钓鱼、钓虾是在水草掩映的小河里进行的。河里有没有鱼呢?有没有虾呢?有多大呢?一切都是未知数,一切都只有真正钓上来才能明了。那种猜测、等待和焦虑,才是垂钓者的最大乐趣呢。

好不容易熬过去了一个小时,李红艳才钓上来六只虾。别人的战绩也差不多。陈羽飞甩甩头发,说:“不合算不合算,一个小时三十块钱,等于一只虾要五块钱呢。”

李红艳这才知道这种“休闲”的价钱。她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一个小时三十元确实不值得,不仅不值得,简直还有点莫名其妙。但好歹比自己预想的要便宜多了,自己带的钱绰绰有余呢。

齐力潇洒地冲不远处立着的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买单!”

陈羽飞快速地瞟了李红艳一眼。

李红艳急忙掏口袋,一下子将两百元钱全部掏出来了:“我这儿有钱。”

“呀,你带了这么多钱呀!”陈羽飞凑过头来。

李红艳有点迟疑地将钱递给她。

“嗨,这儿有钱!每人三十,六个人一百八,还可以找回二十块钱零头呢。”陈羽飞朝齐力飞舞着手中的钞票。

服务生接过了陈羽飞手中的钞票,走回帐台,很快就拿回来发票和二十元找头,交到陈羽飞手里。

陈羽飞将钱还给李红艳:“还给你啦!”

一直到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李红艳还有点回不过神儿来。她一直没弄明白陈羽飞是什么意思,是他们借她的钱呢,还是算她一个人请客呢?

“咣铛”一声,是妈妈开门进来了。热死人的初秋天气,妈妈却穿着厚厚的劳动裤,脚上还套着一双长长的黑色橡胶靴。

“咦,艳艳回来啦。玩得好吗?”妈妈抹一把脸上的汗,急急忙忙进到厨房去找什么,一边回过头来问李红艳。

“好,玩得很好。”李红艳愣了一下,赶紧回答。

“这样就好。以后多跟同学出去玩玩,不要老是一个人闷在家里。要钱用就跟妈妈说。不过也不能大手大脚,爸爸妈妈挣的都是辛苦钱。”妈妈找了一大包黑塑料袋出来,又匆匆忙忙出门去了。

李红艳继续坐在沙发上发愣。

星期一,李红艳走进教室时,陈羽飞正在声情并茂地向几个女孩子说着周末的休闲新活动。看见李红艳进来,她朝她很洋派地挥挥手,声音很大地“嗨”了一声。几个女孩子一齐转过头来看李红艳。第一次受到这么多人的注目,李红艳脸都有点红了,她兴奋又慌乱地冲大家一一点头。

陈羽飞继续刚才的话题:“钓上来的虾我们没有在饭店加工,加工费很贵的,不合算。”(词语大全

李红艳眼巴巴地站在一边,盯着陈羽飞快速开合的两片红唇。她真希望陈羽飞能告诉大家:李红艳也去钓虾啦,并且,还是她买的单呢!

可是,一直到上课铃响起,李红艳也没能等到她想听到的话。

接下来的几天,李红艳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是等陈羽飞他们还钱,还是希望能听到一声友好的“谢谢”?李红艳自己都不太清楚。并且,她也不愿意自己真的很清楚地去想这件事,这样,就显得她太小气了。对了,一定是自己太小气啦,所以一直牵牵挂挂,总觉得这件事没有完结。

其实,现在陈羽飞对李红艳是很友好的,每次李红艳对她微笑,陈羽飞都会以她特有的热情而略带夸张的方式回报给李红艳一个洋派的手势。受她感染,他们那个小圈子里的人见到李红艳也不像以前一样视而不见了,有时也会对她报以微笑。

这就够了。现在大家是朋友呀,朋友之间不言利。

李红艳现在变得有点快乐起来了。她觉得自己快要,不,是已经,进入一个小圈子了。

所以,当在座位上听陈羽飞和赵天在悄悄地商量给齐力买什么生日礼物时,李红艳觉得自己也应当参加。

“今天是齐力过生日吗?要是买礼物,也算上我一份吧。”李红艳大胆插言。

陈羽飞抬起头来看看她,又看看赵天,然后又回过头来看着李红艳,说:“我们准备买一个冰淇凌蛋糕送给齐力。冰淇凌蛋糕知道吗?现在最时新的生日蛋糕。你现在身上带钱没有?”

李红艳不自觉地摸了摸口袋。她口袋里一直有钱,她每天都习惯于带着钱上学,她觉得这样有一种安全感。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她没有一个朋友,爸爸妈妈有时忙生意要忙到半夜,她还得自己在外面吃饭呢。

现在她口袋里装有150元钱。

陈羽飞注意到了她摸口袋的手:“呀!你真带钱啦?”

李红艳掏出钱:“只有150元钱,不知买冰淇凌蛋糕够不够?”

陈羽飞将折得细细的钱展开来,一张100元的,一张50元的。“应该够了吧!我们放学的时候就直接到蛋糕店去订好,叫他们晚上送到齐力家去。晚上你没事吧?一起去玩!”

李红艳忙不迭地点头,一面掏出纸笔,仔细地记下齐力家的地址。

这一次李红艳没有迟到,她准时地、并且有些理直气壮地按响了齐力家的门铃。

令她大吃一惊的是,前来开门的齐力见到她居然也是一副大吃一惊的表情。

在齐力毫不掩饰的注视下,李红艳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她毫无目的地左右四顾,一边说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陈羽飞还没来吗?她说……我们要给你送冰淇凌蛋糕的。对了,祝你生日快乐!”

齐力不说话,只是点点头,让开身子。李红艳僵硬地走了进去,她觉得自己显得非常蠢。

陈羽飞已经在座,看见李红艳进来,随随便便地点点头。

李红艳觉得自己应当向陈羽飞问一些话,比如,蛋糕订好了吗?钱够不购?等等。这些话可以为她证明一些什么。

但是,李红艳并没有走上前去,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问不出口。她只是拣了靠边的一张椅子,坐下来。

桌上摆满了零食,还有大家带来的各种小摊上买来的廉价贺卡。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阿妹的MTV,陈羽飞拿起话筒,跟着唱起来。她的声音不好听,出声很不流畅,像是被人掐成了一段一段的。但她唱完了,大家还是大声喝彩。

李红艳没有跟着喝彩,她神情恍惚地看着这些与己无关的热闹。

门铃响了,陈羽飞大叫起来:“一定是蛋糕送到啦!”

她和赵天一起蹦到门口去,打开门,真的是蛋糕店的员工送来了蛋糕。

蛋糕不算大,但做工精细,富丽堂皇。陈羽飞手忙脚乱地在蛋糕上插生日蜡烛,一边叫赵天:“你快来帮忙呀,冰淇凌都要化掉啦!”

“是真的冰淇凌呐!”旁边有人羡慕地低呼。

“那当然!我和赵天特意去订的呀!”陈羽飞开心又得意。

生日蜡烛点起来了,陈羽飞和赵天一边一个,将生日蛋糕捧到齐力面前,大家跟着他们一齐唱:“Happybirthdaytoyou!”

齐力英俊的面孔笑成了一朵好看又柔软的花:“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这么费心!”

开始分蛋糕了,李红艳分到一块小小的、有着一朵精致的白花的蛋糕。

“好看吧!特意切给你的!”陈羽飞朝李红艳亲热地笑着。(组词网

李红艳机械地、茫然地笑回去,她拿不准陈羽飞是不是真在对她说话、对她笑。

冰淇凌真的有点化掉了,花瓣的轮廓已经模糊,开始软软地往下瘫倒,有小小的乳白的水珠在慢慢地凝固。

李红艳惊觉自己的眼角也爬出了同样的水珠时,她被自己吓了一大跳。她俯下头去吃蛋糕,匆匆忙忙地用手背蹭了一下眼角。

不,不是因为钱,真的不是因为钱。只是,一切都这样莫名其妙又偏偏这么理直气壮,除了再一次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像个傻瓜,李红艳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感觉。

李红艳是提前告辞出来的。陈羽飞惋惜地说:“你这么快就走啦?再玩一会儿吧。我们还要玩好大一会儿呢。”

和以前陈羽飞说过的其他一些话一样,李红艳同样拿不准这句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切都是含混的、模糊不清的,远离自己简单的人生经验,并且也远离**的教导。李红艳无法把握和判断,她只有逃离。

回到家,令她惊讶又高兴的是,左朴竟然坐在家里的客厅里。妈妈说:“哎呀呀!你怎么才回来?左朴已经来了好大一会儿啦。”

左朴站起身,黑黑的脸上流淌着真诚的、略带羞涩的笑容:“你好!”

这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笑容,隔着好几步远,你也能强烈地、清晰地感受到它的诚意和实在。李红艳觉得眼睛里又有东西要流出来。她无法说话,只是朝左朴微微咧咧嘴,算是回答他的问候。

左朴是到城里来参加数学竞赛的,李红艳的爷爷奶奶托他带了很多自家地里产的东西来。

“我们的领队老师说你们学校的年级参赛选手叫方欣,是个女生。你认识她吗?”

李红艳点点头。

方欣,就是那个衣着朴素、剪一头短发、成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的小个子女生。她的座位离陈羽飞很近,仅在前面两排,但她好像从来不参与陈羽飞他们的课间谈论,她是属于另一个圈子里的人。

李红艳似乎这才想起来,班上还有其他的同学,其他的圈子。怎么这么长的时间里,自己眼睛里就一直只有飞来飞去的陈羽飞呢?

喝一口水,左朴又不知轻重地蹦出一句:“这次为什么你没参加呢?来的时候,我还想着我们可以在赛场上一见高低呢!”

左朴的话令李红艳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她勉强笑一笑,说:“我现在的成绩……怎么说呢?没有以前的好吧!”

妈妈赶忙打圆场:“艳艳刚到城里来没多久,还不适应呢。以后会好的。”

以后,以后真的会好吗?

站在公共汽车站空旷的站牌下面,李红艳看着左朴登上几乎空无一人的公交车,回过头来对自己笑一笑,然后车子带着巨大的发动机的声响,很快地开走了。

李红艳一个人慢慢地往家里走。路上很安静,有路灯影影绰绰地在树间照着。李红艳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她静静地听着,听着来自自己身体深处的、并不曾改变的呼吸。

« 上一篇麻子五哥下一篇 »到爷爷家去

本文标题:不曾改变的呼吸(标签:)

本文地址:http://www.ciyuku.com/ertongwenxue/2811.html

除非注明,本站所有文章均为「词语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